辣文网 > 玄幻小说 > 白银之轮 > 章节目录 第873章 十二罪痕(上)

章节目录 第873章 十二罪痕(上)

 热门推荐:
    十二罪族的评选标准,除了强悍的综合实力算一方面外,每个罪族,都有一份独家的尖端技术,或者某样不得不令人重视的底牌。..否则的话,地狱意志也不可能青睐它们。

    在地狱中,战力强大、历史悠久的种族多不胜数,如果地狱意志只看肌肉来选拔代言人。那么罪族绝非如今这个局面。君不见哪怕恐惧都快绝种了,也没几个替补种族敢动手挑衅,这也算一种家族的底蕴了。

    有关各家族的底牌,种族传承,西撒收集到的资料并不多,如今只弄清楚梦魇一族,与覆盖整个外域的梦魇幻境有关,属于必不可少的技术员。如果梦魇绝种了,那么地狱辛辛苦苦四亿年才完善的梦魇幻境就要废弃掉。而虚无一族手中,则掌握着第二星界目录,除此之外它们还有什么底牌,西撒这个外人就不清楚了。

    倒是十二罪族各自的罪痕,被西撒弄了个门清。

    暴食一族的罪痕,自然是嘴巴,能力嘛,永无止境的食欲,可怕的吞噬消化能力,是诸多罪族中,生存能力最强的一支。暴食掌握的力量,被称为食欲之力。

    暴食出色的消化能力,再搭配血海的创生能力,终于诞生了西撒这个怎么也弄不死的奇葩。如今论起不死身,西撒还要完爆蚯蚓不灭体十条街呐

    渣撒这个变异体非但不死,还能创生,如今制造了数量过亿的蝇妖精,已经不再单穿的天赋造物,而是拥有进化潜力,并能跟随他不断成长的潜力种族。如今的数码暴蝇娘。层次要超过锡兰小妖精好几个等级。

    变异后的西撒兄妹,已经逐渐脱离了正版暴食罪族的范畴。一个正版的暴食,可以通过罪痕消化掉任何一种异种能量。西撒在方面的能力并不算出众,但也吸收了不少禁忌力量。

    拿锡兰的土话讲。任意一种禁忌根源产生的禁忌力量,落到正宗暴食罪族的口中,只要力量品质不超过自身极限,基本都能转化成暴食之力。

    这种能力看似平凡,实则逆天,它让暴食一族的适应力成为了罪族之最。面对任何一种攻击,只要不能秒杀罪族,就能让其吞噬并且转化成自己的力量。强大的食欲。无物不吃的特性,让它们在各种极限环境下生存。

    比如说西撒。正常情况下,两种禁忌级别的力量,很难彻底融合,一旦成功,就能诞生出全新的力量暴食网络。

    这也是锡兰很多灾神在研究禁忌力量时,遇到的瓶颈桎梏。如今那些研究禁忌力量的能力者,仅仅是将两种力量熟练的混合释放,获得数十倍的增幅,却并非融合。这也是他们难以诞生劫界雏形的原因所在。

    在锡兰,只有最根源的融合,才能诞生出超越世界之脉体系的新力量。而当这种力量进化成根源。就能创造出理论上与世界之脉体系并存的新体系,甚至成长为劫界。

    但是渣撒不同,在他还是人造胚胎的时候,弱小的暴食罪痕就想要吞噬转化血海本源,结果理所应当的失败了。最终,在西撒那位共鸣体老妈的胁迫下,暴食罪痕理智的选择了融合,最根源的融合,从此暴食罪痕血海本源。诞生了名为西撒的奇葩造物,为暴食网络这个劫界雏形埋下了伏笔。

    除此之外。西撒在少年时期,能够顺利的吸收魔灾力量。研究出魔化病毒;成功吞噬魔女小胚胎,与母巢融合,创造蝇妖精;以及不久之前暴食网络与病毒虚界的融合。这都有暴食罪痕强大消化力的功劳。

    否则无论魔灾与邪王卵,还是天界山虚病毒,都不是那么容易搞定的。换做其他人来虽易融合,只有死路一条。

    同理,暴食一族也是入侵锡兰诸多罪族中,最先掌握世界之脉力量体系的。其他罪族初到锡兰,会丧失地狱意志供给的地狱本源,实力大幅度衰退,并要经历很长一段时间的水土不服期,才能逐步适应世界之脉体系。

    然而暴食不用,只要在锡兰吃几只能力者、再吃几只妖怪、吃几只次神,很快就能活蹦乱跳四处乱窜。如果谁胃口好,吃几个火种,也可以去天界山为祸一方。

    除暴食外,愤怒一族被称为最强罪族,又或者炎之罪族。

    愤怒一族历史悠久,从地狱诞生之初,便是最初的四大罪族,历经无数年依旧屹立不倒,综合实力第一。

    它们拥有一种名为炎纹的罪痕,看起来像一种火焰纹身,在体表流动。它们的血液,由燃烧的液态火焰构成,直至死亡才会熄灭,蕴含着毁灭一切的力量。因此,愤怒掌握着毁灭的力量。

    愤怒一族的泯灭之血,与红渊皇族魔瞳的魔眼,并成为宇宙的终结之力。两者虽然工作原理不同,但达到的效果却都是彻底终结与毁灭。

    曾经有好事者八卦过,如果某个生物兼具愤怒之血与魔瞳之眼,那么这位绝对能够宇内无敌。不过无论地狱还是红渊,都曾捕杀过对方的代行者,并尝试了类似的实验,而结果无一例外都砰的一声,炸了

    实验证明,这个宇宙决不允许这两种力量同时存在于一个物种体内。

    排位第二的贪婪,罪痕长在舌头中央,是一颗含有黑色十字瞳孔的眼睛,与西撒的暴食之口颇为相似。

    所以说,西撒那些舌头上长着眼睛的暴食之口,正是一种返祖的现象。恰恰说明了暴食一族的源头,是贪婪。不过经过无数年的遗传变异,两个罪族之间几乎毫无关系。暴食之口与贪婪罪痕,仅仅是外表上的重复罢了。实质则完全不同。

    十二罪族的评选标准,除了强悍的综合实力算一方面外,每个罪族,都有一份独家的尖端技术,或者某样不得不令人重视的底牌。否则的话,地狱意志也不可能青睐它们。

    在地狱中,战力强大、历史悠久的种族多不胜数,如果地狱意志只看肌肉来选拔代言人。那么罪族绝非如今这个局面。君不见哪怕恐惧都快绝种了。也没几个替补种族敢动手挑衅,这也算一种家族的底蕴了。

    有关各家族的底牌,种族传承,西撒收集到的资料并不多,如今只弄清楚梦魇一族,与覆盖整个外域的梦魇幻境有关,属于必不可少的技术员。如果梦魇绝种了,那么地狱辛辛苦苦四亿年才完善的梦魇幻境就要废弃掉。而虚无一族手中,则掌握着第二星界目录,除此之外它们还有什么底牌。西撒这个外人就不清楚了。

    倒是十二罪族各自的罪痕,被西撒弄了个门清。

    暴食一族的罪痕,自然是嘴巴。能力嘛,永无止境的食欲,可怕的吞噬消化能力,是诸多罪族中,生存能力最强的一支。暴食掌握的力量,被称为食欲之力。

    暴食出色的消化能力,再搭配血海的创生能力,终于诞生了西撒这个怎么也弄不死的奇葩。如今论起不死身,西撒还要完爆蚯蚓不灭体十条街呐

    渣撒这个变异体非但不死。还能创生,如今制造了数量过亿的蝇妖精。已经不再单穿的天赋造物,而是拥有进化潜力。并能跟随他不断成长的潜力种族。如今的数码暴蝇娘,层次要超过锡兰小妖精好几个等级。

    变异后的西撒兄妹,已经逐渐脱离了正版暴食罪族的范畴。一个正版的暴食,可以通过罪痕消化掉任何一种异种能量,西撒在方面的能力并不算出众,但也吸收了不少禁忌力量。

    拿锡兰的土话讲,任意一种禁忌根源产生的禁忌力量,落到正宗暴食罪族的口中,只要力量品质不超过自身极限,基本都能转化成暴食之力。

    这种能力看似平凡,实则逆天,它让暴食一族的适应力成为了罪族之最。面对任何一种攻击,只要不能秒杀罪族,就能让其吞噬并且转化成自己的力量。强大的食欲,无物不吃的特性,让它们在各种极限环境下生存。

    比如说西撒。正常情况下,两种禁忌级别的力量,很难彻底融合,一旦成功,就能诞生出全新的力量暴食网络。

    这也是锡兰很多灾神在研究禁忌力量时,遇到的瓶颈桎梏。如今那些研究禁忌力量的能力者,仅仅是将两种力量熟练的混合释放,获得数十倍的增幅,却并非融合,这也是他们难以诞生劫界雏形的原因所在。

    在锡兰,只有最根源的融合,才能诞生出超越世界之脉体系的新力量。而当这种力量进化成根源,就能创造出理论上与世界之脉体系并存的新体系,甚至成长为劫界。

    但是渣撒不同,在他还是人造胚胎的时候,弱小的暴食罪痕就想要吞噬转化血海本源,结果理所应当的失败了。最终,在西撒那位共鸣体老妈的胁迫下,暴食罪痕理智的选择了融合,最根源的融合,从此暴食罪痕血海本源,诞生了名为西撒的奇葩造物,为暴食网络这个劫界雏形埋下了伏笔。

    除此之外,西撒在少年时期,能够顺利的吸收魔灾力量,研究出魔化病毒;成功吞噬魔女小胚胎,与母巢融合,创造蝇妖精;以及不久之前暴食网络与病毒虚界的融合。这都有暴食罪痕强大消化力的功劳。

    否则无论魔灾与邪王卵,还是天界山虚病毒,都不是那么容易搞定的。换做其他人来虽易融合,只有死路一条。

    同理,暴食一族也是入侵锡兰诸多罪族中,最先掌握世界之脉力量体系的。其他罪族初到锡兰,会丧失地狱意志供给的地狱本源,实力大幅度衰退,并要经历很长一段时间的水土不服期,才能逐步适应世界之脉体系。

    然而暴食不用,只要在锡兰吃几只能力者、再吃几只妖怪、吃几只次神,很快就能活蹦乱跳四处乱窜。如果谁胃口好,吃几个火种,也可以去天界山为祸一方。

    除暴食外,愤怒一族被称为最强罪族,又或者炎之罪族。

    愤怒一族历史悠久,从地狱诞生之初,便是最初的四大罪族,历经无数年依旧屹立不倒,综合实力第一。

    它们拥有一种名为炎纹的罪痕,看起来像一种火焰纹身,在体表流动。它们的血液,由燃烧的液态火焰构成,直至死亡才会熄灭,蕴含着毁灭一切的力量。因此,愤怒掌握着毁灭的力量。

    愤怒一族的泯灭之血,与红渊皇族魔瞳的魔眼,并成为宇宙的终结之力。两者虽然工作原理不同,但达到的效果却都是彻底终结与毁灭。

    曾经有好事者八卦过,如果某个生物兼具愤怒之血与魔瞳之眼,那么这位绝对能够宇内无敌。不过无论地狱还是红渊,都曾捕杀过对方的代行者,并尝试了类似的实验,而结果无一例外都砰的一声,炸了

    实验证明,这个宇宙决不允许这两种力量同时存在于一个物种体内。

    排位第二的贪婪,罪痕长在舌头中央,是一颗含有黑色十字瞳孔的眼睛,与西撒的暴食之口颇为相似。

    所以说,西撒那些舌头上长着眼睛的暴食之口,正是一种返祖的现象,恰恰说明了暴食一族的源头,是贪婪。不过经过无数年的遗传变异,两个罪族之间几乎毫无关系,暴食之口与贪婪罪痕,仅仅是外表上的重复罢了,实质则完全不同。未完待续。

    <hr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