辣文网 > 辣文肉文 > 灼芙蓉 > 全文阅读 1-5

全文阅读 1-5

 热门推荐:
    ☆、1. 骤变

    湖边,常绿小乔木的枝头上,丛生着雪白花朵,散发出阵阵花香。纯静的花冠随风颤抖,中心那点梅花般红印娇俏可人。

    越美艳,越剧毒。

    少女跪着松软的土地,指尖捻起飘落在地的海檬花,朱唇微启,含入凋零小花,一朵又一朵。

    每一朵,都让她冷汗涔涔,吐息之间逐渐微弱。

    清澈的水眸望着一地的残花,她想,这一生,就如同它们,终归只能随处飞散,任人践踏。

    可,即使是死,也不折损腰骨,挺直背脊,直到最後一刻仍保住尊严。

    乌丝随风轻荡,苍白的肌肤衬得长睫下的影更为清晰,彷佛黑凤蝶静止了羽翼,透着浓浓的哀伤,眼前的人物变得虚无飘渺。

    〝可惜这副好皮囊,若能玩玩多好。″二名壮汉双眼充满色欲,却皆不敢付诸实行,怕为自身召来不幸,只敢盯着她的生命一点一滴地流逝。

    旧俗流传,双生子必带大凶,面容相同,其一为邪魔寄胎,最终双双夭折,且家族乡里将临灾祸。

    双生之一,多年前,早已殒落,徒留她苟活於世,如今也被迫踏上黄泉路。

    闭上眼眸,毒,随着血,已蔓延遍布全身,神经似是火烤着灼热,启唇却未能发出一语,只因她的嗓子毁坏。

    温柔婉约的娘,您曾说过,世上,皆有因果,种善因必得善果,为何女儿安本份做人,却仍旧落得凄凉的下场,难道是前世因,今生受?

    那麽,只盼,今生已种下的好果,来世能让女儿善终。

    连支撑的力气都抽离,她虚软地倒趴,意识浑沌,唇角却微微扬起。终於,那麽多年以後,她能够与亲娘妹妹相聚了,是吗?鼻间满溢着青草香味,彷佛回到稚龄时,娘总亲手楝菜,洗手作羹汤给她与妹妹,她扑抓着娘那袭素雅的衣裙,布料沾染着大地的气味。

    壮汉抬脚,踢了踢女子的身躯,继而蹲下身,手指放置於她人中处检视,确认已无鼻息後,放心一笑,道〝这手段够高明,官府只能判定自杀。″

    >>>>>>>>>>>>>>>

    大景国历经前四任帝王治国,国势推极富盛。

    盛极之时,衰败之始,历朝兴衰存亡,皆有迹可循,上者不可不戒慎之。此为开朝老皇帝留与子孙,许是第五任统治者过於安逸及懦弱,朝官各分党派,贪污之举渐兴,清官莫不告老还乡,或流与派别夹缝中生存。

    正元二十八年,萧府。

    这年方过和乐融融的旧年,迎来新年。倪莞儿挺着圆滚的大肚子,萧崇越儳扶着妻子,於庭园中漫步,她不畏寒冷的冬日,只因丈夫眼中的暖意,融了四周的冰雪。

    募地,倪莞儿眉心紧皱,一阵阵急促强烈的撕裂感自下体传来,腿心间流下黏腻的血,在素白的裙上开出朵朵红花。

    萧崇越急忙地横抱起她,对着下人喊着找产婆。

    一时间,萧府忙碌起来。看着一盆盆热水往房里送,听着令人胆颤的叫声,他守在门外,自白昼来到黑夜。

    当响亮的婴孩哭声画破天际时,萧崇越放下心中的悬石,奔入房内。

    产婆声调颤抖,惶恐道着得双生女,令他大为震惊,旧俗曰双生子必带大凶,当下即欲将孩子送走,却被倪莞儿哭求。

    萧崇越念在,一日夫妻百日恩,最後作罢。可,那晚也是他最後一次踏进倪菀儿的闺房。

    鹣鲽双影永不再,一朝成为下堂妻。良人转身迎新人,旧人泪垂守空闺。

    仆人们待谁好自然是跟着当家主子走,既然萧老爷对倪菀儿弃如敝屣,於是尽往二房杜氏那处巴结。杜氏出身商贾,会识字又能持家计,尤其後二年内杜氏产下一子一女,萧崇越更是盛宠她,锦衣玉食,百般呵护母子三人。

    反观倪菀儿这方,茶淡饭,用的简直比下人还不如。她不跟谁说嘴,可二个女儿知晓亲娘总是望着亲爹住的园子,眉间是化不开的愁。

    正元三十三年。这年寒冬,瘟疫来得猛急,倪菀儿不幸染上,不到三日已经病得枯瘦如柴,加上杜氏不让大夫来看,第四日就撒手人寰。

    萧府仓促地把倪菀儿的後事给办了,说是丧事,可由上至下,除了那对双生女外,没有人脸上出现哀伤神情。过了几日,杜氏名正言顺地被升格为正室。

    >>>>>>>>>>>>>>>

    大年过後,萧崇越升上官职,坐上兵部侍郎,虽为次官,但五年来终於出头,更让他觉得是因杜氏做正妻的缘故。

    丈夫升职,杜氏心花怒放,趁此机对他提双生女的事,想将二个孩子赶出萧府。

    原本他不迷信旧俗说法,但自从杜氏当了正房,的确仕途跟着顺遂起来,他不会跟自己的官位过不去,便默许杜氏去做,他完全不过问。

    这天,夜正黑,月儿躲避。

    萧傲蓝牵着萧傲青回到房内歇息,端来热水给妹妹暖脚。萧傲青在未满足月时生了场大病,落下病,身子没有萧傲蓝来得强健。

    〝姐姐,每天为我忙,累不累?″低头望着萧傲蓝的双手浸在热水中,肌肤泛着点点的红,萧傲青真觉得过意不去。

    〝怎会,青儿乖巧,姐姐能替你暖暖身子是好的。″萧傲蓝抬头微笑。

    在两姐妹谈话时,二个ㄚ环闯进来,手里拿着瓷碗,不分由说地压住女娃,将水灌进她们的嘴中後,匆忙离去,且将房门由外横住木条。

    她们感到喉咙如灼烧般,痛不欲生,萧傲蓝奔至门前,用力地拍打门板,却发现一股浓烟开始飘散在空气中。

    糟糕,是火!

    萧傲青害怕地抱紧姐姐,小脸都是泪水。萧傲蓝安抚着妹妹,持续拍着门板,半响後,房门开启,她想也不想地扯着妹妹往外逃。

    大宅虽是华美,人心却是恶毒。

    心里知道继母是打算要她们死,说什麽也不能继续留在府上,於是,二人逃离萧府,往东城的方向跑着。

    杜氏听了下人来说,事情已经办妥,她笑了笑,这事若不成功,还得了。

    她命ㄚ环把二人关在房内,放火烧屋,为避免她们大喊引来左邻右舍,还特地事先强迫喝下哑药,要是明早外人问起,就有藉口说二人睡得熟,来不及逃出来,被火葬身。

    谁知隔天清早,家仆对着焦土来回巡视,就是不见二人的骨骸,杜氏想,即便逃走,身无分文,且成了哑巴,若不是沦为乞丐,也应是冻死在路边,此事就此打住。

    作家的话:

    开新文~~~~~~~~~~~~

    请大家多多支持~~~~~

    这文是某天小爱走在路上的突发奇想....=U=

    於是细细地写了下来~~

    在专栏版面已经有公告,不过这边小爱再说一次黑~~

    本文是1V1,依然是重生文,不过属短文(基本上10万字以下KO),不会入V~

    而且文风跟之前不太一样~(呃...应该看低来呗?!)

    有吗?一定有低~但不会这麽快线~

    需要时一定端上桌嘿~别急着敲碗XP

    刚开头而已~需要先养肥XDDD

    感谢 clenemtine 送的二颗圣诞树~MUA~

    感谢 lf26508867 送的圣诞树~多来坐喔~

    感谢 ~玛格丽特~ 送的圣诞树~谢谢乃低支持~抱紧~新坑好不好看小爱不敢说~不过就用心写就是了^^

    感谢 星翼 送的三颗圣诞树~谢谢小可爱~ ^__^

    感谢 hibiscus 送的圣诞树~小爱会加油低\口\/口/不会辜负乃低~

    感谢 爱沙修罗 送的圣诞树~乃也圣诞快乐喔~~亲口~

    感谢 kuroba 送的圣诞树~啾咪~

    感谢 星辰之光 送的美味甘橘+三棵圣诞树~偶低爱银~~抱紧+狂压XDDD

    感谢 tzu1220 送的二颗圣诞树~啾啾~

    感谢 鸭梨满树 送的圣诞树~回亲一个~

    感谢 江雨hy 送的圣诞树~乃也要快乐喔~^++^

    感谢 平行宇宙 送的圣诞树~感谢投礼~~

    感谢 绝王堇子 送的二颗圣诞树~偶也爱乃~~啾~

    感谢 最美的时光 送的三棵圣诞树~偶被乃低祝福给淹没XP

    感谢 ahsiek 送的圣诞树~呃....番外压=..= 目前木有灵感缩....别打偶啦>..<

    感谢 月珞樱 送的圣诞树~谢谢乃这麽爱偶~~偶羞了~ >////<

    感谢 豆皮 送的圣诞树~乃低赞让偶联想到脸书XDDD

    感谢 水样女子 送的二棵圣诞树~亲口~再亲口~~

    感谢 焚遥 送的圣诞树~乃低名字好特别~很有古味~喜番捏~

    感谢 cwen 送的圣诞树~啾啾~~

    感谢 asia924 送的圣诞树~终於给芊芊个好结局~否则偶就要去面壁思过了\口/

    感谢 蓝雨曦 送的圣诞树~好开心收到乃低礼物~偶有保存好喔XP

    ☆、2. 机缘

    纯然的黑,意识涣散,顿失知觉。

    彷若停留一炷香,尔後,魂魄再度涌进官感,身子是痛入骨髓,刹那,睁开眼皮,一时困惑於自己身在何处。

    四周杂乱,壁缝生草,神像斑驳,这不是五岁那年住过的小庙?惊愕之馀,萧傲蓝还觉身上压着软沉的重物。

    低头一看,竟是妹妹卷缩在自己怀中,脸色苍白如纸。

    〝傲…傲青?″她抖着小手,指尖轻碰触那冰凉的脸颊,同时发现自己能吐出微细的声量。

    吃力地抬眸,萧傲青喘着气,口剧烈地起伏,颤着唇,说〝姐姐…我好累……想睡了……″

    〝青儿别睡,陪姐姐说说话。″萧傲蓝哄着,纵使不明为何回到此景,也大约知道此时是逃出萧府的那晚。夜黑人睡,姑且不说身无盘缠,即便上街找医馆,也无大夫看病,只能再撑些时辰等到天亮。

    〝青儿,今晚咱们不睡,看外头的星星。″萧傲蓝的双手不停搓着妹妹的手臂,期望能够驱走她肌肤上的寒意。

    一天星斗,亮光闪烁。

    萧傲青深知死亡将近,紧紧搂着姐姐,泪珠在眼眶中打转,但硬是被她给吞下,最後一次跟姐姐看星星。

    不哭,不哭的。

    〝姐姐,长大後的哪天……我想跟你一起穿古香缎。″她扬着甜笑,眼里带着似梦如幻的雾光。

    古香缎,她们曾在重要节日萧府宴请宾客时,见过继母穿过。说来可笑,以她们的身分并非穿不起,但亲爹从没让绣娘踏进卧房,身上穿的都是一般布。

    轻揉着妹妹的发顶,萧傲蓝点点头道〝好…等哪天姐姐赚够钱,就给你订做。″

    萧傲青蹭着温暖的,她的亲姐姐啊,真真对她好,可惜她无法撑到那时,望着远方的星辰〝姐姐…青儿以後会成为……最闪亮的那颗星星…这样你就会一眼找到我……我会一直陪着你……″

    眼眸已然被泪水模糊,萧傲蓝贴着妹妹的脸颊,哽咽地说不出话来。

    〝姐…姐……你可要…记得……″小小的身躯缩偎在与自己差不多大的女孩怀中,生命虽短,可萧傲青从不觉得苦,因为有个坚强的姐姐陪伴。

    〝嗯……绝不忘青儿……″萧傲蓝将妹妹环得更紧,但越发感到对方的身子渐冷下来,泪如珍珠般断了线,掉落,在衣裳上留下一道道暗点,心如刀割。

    得到承诺,萧傲青放下心,轻轻地诉着〝姐姐……青儿…真的累了……晚安…″

    抱着冰冷的躯体,萧傲蓝痛声饮泣,身子抖得如风中落叶般,将几十年来的酸哭一次宣泄得够。

    天边泛白,初曦斜,冷雾尽散。

    抬手抹了抹泪脸,她抚过那张与她同无样的脸孔,此时纯真圆眸闭合,再也睁不开,〝晚安……青儿。″

    >>>>>>>>>>>>>>>>

    悲伤冲击过後,萧傲蓝静下心细想。

    喉咙疼着,如烈火延烧不曾停歇,感知过於强烈,让她明白这不是个梦。

    由湖边逼死,至鬼门关前走一遭,再回到正元三十三年。

    重生?!

    是了。否则她怎会身材矮小,怎会重遇上青儿呢。

    许是上苍认为她不该进入六道轮回,给了她机会再重当一次萧傲蓝。

    上世,活得落魄,沿街乞讨,饿上数日是家常便饭,流浪过大景国大小不等之地,原以为杜氏已放过她,却仍在豆蔻年华难逃一死。

    这世,不愿再当傻子,蒙蔽双眼,纯然认为全天下人皆仁人怀抱,等着杜氏对她伸出魔爪,坐以待毙。

    背起妹妹的尸体,萧傲蓝步至大街,挨家挨户打扰。

    已经过十来多户,她望着门口黑底金字匾额上提着倪俯,微微勾起唇角,那是亲娘的姓氏呢。

    〝小姑娘,有何事?″小厮皱着眉头,眼底带着不屑的情绪,心中估计又是来骗吃骗喝,这几日遇上不少这样的人。

    萧傲蓝行乞多年,察言观色,自然是懂得,摆着楚楚可怜样,道〝这位大爷行行好,能够帮忙引见贵府老爷麽?″

    〝去去,别站在门口碍眼。″说罢,小厮正想转身,却瞥见不远处马车驶来,连忙将萧傲蓝推向一边,她没料到此举,小小的身子背着尸体,重心不稳,往後栽坐在地上,惹得她怒瞪对方。

    这景象刚好被在马车上头的倪政钧给见着,下车第一件事就将小姑娘给扶起,还顺带斥责小厮。

    〝幼吾幼以及人之幼,你这番恶状,给人瞧见,还以为倪府仗势欺人。″倪政钧口气威严,但在面对萧傲蓝时却面容和蔼。

    萧傲蓝既知对方是倪府主人,连忙下跪,磕头求着〝小的欲卖身葬妹,求求大爷收留,小的做牛做马都成。″

    倪政钧颇讶异地看着眼前脏兮兮,长发纠结凌乱的小姑娘,这麽小就出来卖身葬妹,实在可怜,虽说她言语尽显卑微,但那双大眼却无惧,直挺着背脊,她的尊严不容践踏。

    至於,那哑声微的嗓子是怎麽回事?

    〝起来吧,你叫什麽名字?″倪政钧瞄了眼摊在地上的尸体,二个一模一样的面容,双生子!?

    传闻双生子其中一人为恶魔寄胎,莫怪,这般稚龄却流落街头,嗓子应该也是其原因而坏了吧……

    咬咬唇瓣,小姑娘回答〝倪…倪傲蓝……″

    舍弃父姓,只因亲爹从不曾给予父爱,娘一手拉拔她长大。

    不冠父姓,只因亲爹不配她敬重,且顾忌到杜氏寻人。

    她不是故意要跟大爷逢迎而改姓,是冥冥之中注定的缘份。

    〝咦?你也姓倪?爹娘是哪里人?″

    〝小的…...没爹…我娘姓倪……是陌水人…″女孩说的吞吞吐吐,却被倪政钧误解成是嗓子疼而说得吃力。

    倪政钧扬着温雅的笑容,〝进来吧。″,转头交待小厮将尸体搬入,接着大手牵起那只污黑小手走进府中。

    她抬眸望着高大的身影,眼缓缓地发热。

    爹爹的手是不是也这像般呢?

    作家的话:

    上章稍稍描写女猪可黏低童年.....

    女猪还木有重生黑~~

    这章女猪才素重生鸟~~别搞混了XP

    还有~有木有人以为这是祖孙恋或者父女文??? 倪傲蓝 VS 倪政钧??

    不是喔~~~千万不是乃想低那样XD

    男猪还木有线~

    估计就快现罗\口/

    感谢 cwen 送的二颗圣诞树~啾~

    感谢 clenemtine 送的圣诞树~啾啾~

    感谢 巧玲儿 送的圣诞树+圣诞老人~哇~有好口爱低老银~喜翻~

    感谢 月满 送的爱的钻石~好漂亮低礼物~好嗨森压>/////<

    感谢 水样女子 送的圣诞树~抱个~

    感谢 郦优昙 送的小灵的暖暖包~优受~乃素如此低爱牧偶压(打飞)

    感谢 星翼 送的圣诞树~啾咪~~

    感谢 黎若 送的五棵圣诞树~抱紧梨梨~~银家真低好想乃压~扑压~~

    感谢 kkk9 送的圣诞树~啾~

    感谢 巴女王 送的圣诞树~啾~乃低名字好可爱XD

    感谢 karmkarm 送的圣诞树~乃也圣诞大快乐~天天都快乐~

    感谢 tina85056 送的圣诞树~啾~

    感谢 水样女子 送的二棵圣诞树~啾~啾~啾~啾~

    感谢 kelly6666 送的圣诞树~啾~

    ☆、3. 契亲

    入了大厅,倪政钧将倪傲蓝交待给ㄚ环,要求梳洗洁净後,再来。

    随着仆人绕过迂回长廊,小乔灌木立於园中,雅致悠然,鹅黄桂花盛开其树梢,淡淡香气乘风拂过面颊,使人舒畅。

    进入某房後,倪傲蓝见房内墨画器具皆古色古香,推测自己应是遇上富贵人家。虽说人在屋檐下,要时时刻刻看主子脸色做事,但即便只是当个倪府ㄚ环,都好过在外头餐风宿露。

    站在大木桶前,那ㄚ环道要帮她脱衣沐浴,惊得倪傲蓝直说不用。在萧府,她没贴身ㄚ环,现下有人要服侍,挺别扭的,再来,即使这副躯体只有五岁大小,可给旁人看了还是不习惯。

    动手脱衣,倪傲蓝大眼直盯着右脚背,怎麽多了个梅花红印?记得儿时也没这胎记,看着,那红印竟与海蒙花花心相重叠。

    她蹲下身,一遍遍抚。

    这是上苍给前世的她留下的痕迹,是要她莫忘前世潦倒惨状,要她时时记取,是麽?是麽?

    既然拥有再次活过的机会,她绝不再任人宰割。

    浴火重生。

    她要让心怀不轨之人都得到报应。

    >>>>>>>>>>>>>>>>>

    穿上乾净的衣裳,手指搓揉着柔软的布料,倪傲蓝心想,在倪府当个下人穿的料子竟比在萧府当个不受宠的小姐来得好,真讽刺。

    随着ㄚ环走回到大厅,就见倪政钧正品着茶,身旁还坐着一名雍容婉约的女人,这妆扮怎麽看都像是女主子。

    倪傲蓝机伶地跪地,〝奴婢拜见夫人。″

    方才丈夫已经跟她提过这孩子的事,让孟茹鸢实在心疼,这会又见女娃的面容,粉雕玉琢,那双眼睛灵活可爱,她立即喜欢上。

    五年前她怀有身孕,可一场意外,小产了。

    之後她还想怀上孩子,可大夫跟倪政钧不同意,就怕到临盆时会保不住母体。倪政钧深爱妻子,说什麽也不愿冒这风险,於是,二人没有子嗣。

    如果那时胎儿保住,她的孩子也应当跟这女娃差不多大。孟茹鸢对孩子的渴望便寄情於倪傲蓝身上。

    〝快起来,老爷,这孩子当我的贴身ㄚ环可好?″孟茹鸢拉起倪傲蓝,转头对着丈夫要求。

    〝夫人喜爱便好。″倪政钧含笑肯首。

    真没想到这女娃原本竟长得极漂亮,假以时日,必然成国色天姿。

    这情景完全出乎倪傲蓝意料之外,她原本想着若能当个最卑微的挑水ㄚ环就该满足,对方没因双生子而吓得给她吃闭门羹,就该偷笑了,没刁难她,又让她当主母的贴身ㄚ环。

    暖流滑过口,使她立即跪地,磕头三下,嘴里连说着道谢。

    让倪氏伉俪对这小姑娘好感倍增。

    >>>>>>>>>>>>>>>>>

    日月如流,梨花乘风扑落,娇小纯纯地铺叠於泥上,淡然香气四溢。

    倪傲蓝愉悦地端着补气元蔘茶,过三个多月,她已习惯倪府上下大小事,主子还找了大夫来看诊她的喉咙。可惜已无能回复当初,只能喝些润喉茶来保养,但她不感到失落,比起前世,喉伤拖着到後来都成了哑巴,这生还能说出话,已经是上苍对她疼爱。

    踏入书房,见倪政钧专注地阅读公文,她便轻巧地放置於案上,又看他提笔欲书,砚台墨水已乾,添入清水,执砚磨墨。

    抬眸瞧见小ㄚ头正认真服伺,倪政钧突然道〝傲蓝,你识字麽?″

    这小姑娘实在聪慧,几个月相处下来,她做事俐落,且贴心细致,比起府上年轻的下人,能力超乎太多。

    如此明的孩子拿来做仆人真真浪费了。

    〝回老爷,平浅字词识得。″

    〝傲蓝,如果你有爹,你想他会是怎样的爹?″

    倪傲蓝心里打了个突,原本清亮的大眼微暗。她有爹,可是那个爹从来都吝啬给她一丝温暖,连个慈爱的眼神都不愿意给。

    那只是拥有血脉相连的爹,却不是她渴求的爹。

    〝嗯……他会教奴婢做人处世,会教奴婢写字……能够…坐在他腿上,他念着诗词…奴婢跟着学……″她鼻间发酸,即使泪珠打转,仍牵强笑着。

    她曾见过萧崇越这般对着那二个侧室的孩子,初时总会期盼着爹也对她做,可日子一久,她总算明白连见亲娘一面都不要,更何况是她呢。

    小ㄚ头的话着实让倪政钧讶然,也更加深他的决定。

    大手揉了揉她的头,〝那老爷当你爹可好?我跟茹鸢没孩子,收你为义女,如何?″

    抬头望着高大的倪政钧,倪傲蓝红着大眼,颤巍巍地回答〝可以麽?″

    〝当然,除非你不愿意。″

    〝奴婢当然愿意,…….可…可想问老爷,能够当义子吗?″

    〝哦?你想舍弃女儿身,改当男儿?何因?″

    〝因…想成大器,自古女子无才便是德,可老爷愿意栽培的话,奴婢会下苦心,再来……不知道恶人是否会寻来,奴婢不想给老爷添麻烦。″倪傲蓝思考好一段时间,光是只有舍弃姓氏还不够确保平安,对杜氏来说,要找到她,算是易如反掌。

    也许这麽一来,成人後无姻缘,可前世没嫁人,不懂情爱,也无所谓觅良人的问题。

    还有,她曾私下跟其他ㄚ环询问倪政钧的背景。

    他任大景朝廷户部尚书郎,为人正直不二,行事一丝不苟,於田赋财经法条上致力不懈,但也因清廉主事,引起不少官员抨击。若她没记错,在正元四十七年,以强占民地,私吞修葺捐输,贬官边境,腾喧一时。

    倪傲蓝相信倪政钧的人品。因此想以己之力,力保他避过此难。

    垂眸思付,女娃说的话并不无道理,倪政钧大手一揽,将她抱坐於腿上,〝从此刻起,你是倪府少爷,义父必好好教育你,你可别让为父失望。″,说罢,拾来案上诗本。

    〝是,爹爹。″倪傲蓝漾起微笑,耳边传来倪政钧解说寓意的嗓音,让她的眼又雾水盈盈。

    她有个待她好的爹了。真好,真好。

    是日,倪老爷对全府宣布,倪傲蓝为其义子。

    一朝红颜改。长日持书案边坐,朱墨烂然。

    作家的话:

    倪老爷真素不错低银~不过不素男猪~哈哈哈~~

    咱们小蓝儿颇有气势~想着先把自己给养起来,之後就能够一吐怨气XDDDD

    到此是小蓝儿低欢乐(?)童年~

    估计男猪该场了.....不然偶会被围殴XDDD

    感谢 kkk9 送的圣诞树~偶会加油低~~呐喊中XP

    感谢 joan_luo 送的圣诞树~亲个~

    感谢 clenemtine 送的圣诞树~几乎天天都收到乃低礼物~开心~

    感谢 水样女子 送的圣诞树~谢谢乃这麽支持偶>////<

    感谢 Kyubey 送的小灵赞+圣诞树~

    感谢 小杨儿 送的圣诞树~啾啾~~

    感谢 星翼 送的2棵圣诞树~天天收到乃低圣诞树~开心呀~~

    感谢 dark44448 送的4棵圣诞树~哇~~连续一排XD

    感谢 cdywang 送的2棵圣诞树~亲亲~~

    感谢 ahsiek 送的糖炒栗子~扑~乃喜欢番外就好~别跟偶缩要端~偶会狠狠去撞墙XD

    感谢 alice0067 送的圣诞树~啾一口~

    感谢 星辰之光 送的2棵圣诞树~~~麽麽麽~~~猛回亲~~~啾啾啾~~~

    感谢 Kate喵 送的圣诞树~啾咪~~抱一个~~

    感谢 lf26508867 送的圣诞树~亲口~~^3^

    感谢 七彩青青 送的小灵的暖暖包+圣诞树~乃跟楼下低同鞋是讲好这麽送嘛?XD

    感谢 小雪oO 送的小灵的暖暖包+圣诞树~好温暖喔~喜翻~~

    ☆、4. 天缘

    六年後。

    昨夜鹅毛大雪,天云山水上下一白。斜晖照落,晕染银木,层层橘红堆叠。

    於城外漠然山腰,稚龄少女外披鹅黄暖裘,身穿水蓝衣裳,芙蓉朵朵开於其间,好似立於一江寒水上,清雅傲然,裙角随风飘摇之间,仿若芙蓉身姿高贵。

    站在一处简约坟前,墓碑前方放置着一袭与她身着同款衣裙。

    〝青儿,还记得麽?姐姐曾经答应过你,等赚够了钱,要给你订制古香缎,你跟我身形相当,穿起来必好看。″倪傲蓝蹲下身,小手抚着碑上刻得名字。

    她虽身在倪府,穿用皆能信手拈来,可,人不能因得势而忘本。

    每年,元宵节时,倪氏夫妇会带她上街看灯,玩诗词对联,一来磨练她的文思,二来赢者,一道题目能得一两白银,她通常对赢三道,便离去。

    这几年下来,累积的白银,恰好在今年能够订制二套古香缎,便於倪傲青的忌日时带过来。

    倪傲蓝又说了些话。

    突然,天落斗大雨珠,打落枯树枝干上依附的冰雪,阵阵瓢泼,不曾间断。

    山径小路於雨天本就不好行走,加上雪堆,更是泥泞不堪,原本一个时辰的路途,应是得花至少一个半时辰才能回到山下。

    可,倪傲蓝担心的不是下山,而是下起倾盆大雨,推测雨水融雪,会引起雪崩,如果她往山下走,也许会有不测。她咬咬牙,立即提裙往上走。

    果然,半个时辰後,耳边传来阵阵轰隆声响,脚底窜起地动山摇之感,她更是奋力地往前奔跑。

    约半刻钟後,倪傲蓝躲进一处山洞,雨势转小,仍稀稀疏疏下个不停。

    抬手拭去脸上水渍,藉着外头光线,大眼巡视一圈,石地上还残放着不少枯枝,拿来生火用刚好。

    啪。

    背後发出一道细微声,使得倪傲蓝机警地转身看去。

    来者是名清丽少年,那双黑眸晶亮如灿星正瞧着她。

    面容如三月桃花艳丽,眉宇之间,尽显铅华风姿,虽说一身雨淋,却不显狼狈,反更绝俗光华逼人。

    看来同是因急雨而受困的某家富贵子弟。

    倪傲蓝唇角勾起盈盈笑意,双手身侧交叠福身,接着,动手打起火来。

    今日见天朗云稀,南潾带随侍至郊外散心,一路漫步至山中,命了随侍去前方探路,恰巧遇上天降骤雨,等了片刻,便决定先找个地方歇息。

    他以为只他一人寻至此洞,却没想到有人捷足先登。

    少女并未开口,难道……是个哑巴?

    〝冒犯小姑娘,本…咳…在下是否能进入一同避雨?″南潾清冽的嗓音流泄出口,出门在外,他的身分不同於在皇,必然不能自称本殿,得要改口。

    望着少女的动作,他有片刻吃惊。她的穿着怎麽看都像是家境好的小姐,怎麽会做下人会做的事。

    侧过小脸,倪傲蓝点点头,指了指身旁的位置,露齿一笑。

    前几日,她不注意染上风寒,咳嗽不止,被义父严禁说话,怕她再开口,喉咙真当要毁坏,因此,才不便出声。

    步入山洞,南潾席地而坐,眼眸望向外头的天色,暗无光,加上山径已被雨雪淹没,至少今晚是等不到救兵了。

    小火苗缓缓升起,不一会烈烈燃烧。少年看了眼彼此身上的衣物湿透滴水,怕是还没到明早就被冷死,得要脱去烤乾才好。

    可他们互不熟识,一男一女,虽然她看起来只有十来岁大,到底还是个女儿家,怕是提出来後让彼此尴尬。

    二人无语半响後,南潾才说〝咱们衣服都湿透了,你说脱下来烤乾可好?″

    倪傲蓝惊讶地抬眸看他,脸颊微微泛红,让她原本长得香娇玉嫩,更显得动人几分,长睫眨眼之间,可爱几许。

    〝呃……入夜更寒,湿衣穿在身上更易受冻,要不这样,我们背对背,这样就看不到彼此,也不会尴尬。″南潾浅浅地微笑,如春水温暖泛开。

    现下是处於急迫情势,能生存下去是首要之务。

    於是,少男少女背对彼此,脱下身上冰冷的衣物,仅留贴身衣物,紧靠着火堆取暖。

    募地,狼嚎在洞口处窜起,一只野狼恶狠狠地盯着二人,准备扑上来撕咬一顿,生吞活剥。

    南潾暗骂一声,今个儿出门竟没佩带刀剑,现下也只有烧着红火的树枝,〝姑娘你退至後头几步。″,单手一握,往前一步,等着狼攻上来。

    果然恶狼见少年举起烧红的木枝,立即扑杀上来,一人一兽打斗。

    南潾避过狼几次扑咬,但没逃过利爪挥来,右肩膀血痕鲜明,几乎深入见骨。

    趁这空隙,他反手刺入野兽腹中。

    当场毙命。

    顾不得自己只着肚兜及亵裤,倪傲蓝撕去裙摆半截,跪在南潾的身前,帮他包扎伤口,大眼看着他微蹙眉心,她眼眶泛起轻红,眼角微湿。

    这人怎麽可以这般勇敢,为她挡去恶兽。

    如果没遇见他,她必定惨死在野狼的啃食下。

    〝没事的。″少年望着少女担忧的圆眸,心底一阵悸动,探出白净的手指想抹去她明眸湿润,下一刻停在空中。

    随便碰触清白女儿家,可是不妥当的,还是收回手。

    不想她伤着心,南潾语带轻松地说问〝我叫潾,你叫什麽名字?″,尔後才想起她是个哑子,〝来,写在我的掌心上。″,摊开手掌,等着她的指尖落下。

    原想写下真实姓名,但倪傲蓝思虑种种因素,最後还是编造了个假名。

    指尖轻画着少年的手心。

    晓,岚。

    手中肌理传来的若有似无的酥麻感,让南潾心头又是一荡。

    在里,从没有人与他如此亲近。後嫔妃於心计,鞘里藏刀,恨不得斗死一票人,更何况是以失母妃的他。

    〝拂晓中,山间雾气缭绕。″南潾徐徐说着,觉得眼前的少女真如同自岚霭,踏步而出的妖,纯净美好。

    鬼使神差地,伸手卷起她落於前的一缕乌发,细细地着,那手感犹如上好丝缎般滑致,令他反覆揉着。

    倪傲蓝怔怔地望着绝美少年的举动,听着他解释着那二字,像是呢喃,又像是暧昧的耳语,使她耳不禁地染红,热辣辣一片。

    作家的话:

    嘤嘤嘤~~~男猪现鸟~~~

    不过是少年时~哈哈哈~~

    男猪只大小蓝儿二岁左右XD

    应该有人猜到了男猪的身份鸟=U=

    这二人可谓惺惺相惜~~嗷嗷嗷~~~

    感谢 不夜月 送的圣诞树~啾~~

    感谢 mihu_lovejae 送的圣诞树~乃低告白让银家羞鸟~~>/////<

    感谢 nc199201 送的三棵圣诞树~亲口黑~~

    感谢 小杨儿 送的圣诞树~啾一下~

    感谢 梳打饼 送的二棵圣诞树+糖炒栗子~新文正在加油\口\/口/ 乃低叮咛偶听到罗~北台湾天冷~偶每天都包低像粽子出门,绝不让自己感冒XD

    感谢 草莓提拉 送的美味甘橘~抱个~~

    感谢 cwen 送的圣诞树~谢谢持续支持~~

    感谢 月珞樱 送的小灵打卡~~害羞害羞~乃这麽爱偶~真让偶心花怒放~~猛洒花XDDD

    ☆、5. 青丝

    枯木燃声回响於山洞内,橘红火光摇曳,烧得暖意缭绕,映得少男少女身影柔和。

    在南潾抬眸时,倪傲蓝不自在地垂下小脸,怕他见着自己莫名的思绪。

    谢,谢,你。

    指尖继续在他的掌心上书写着,一笔一划,带着无比真诚,她写完,抬起秀美的小脸,朝他牵起一抹甜笑。

    在华美琼宇之中,南潾见过阿谀奉承的笑,心怀不轨的笑,而这是他第一次见到毫无计算且乾净纯洁的笑容。

    少年眼角描出艳色微扬,将那缠绕於指腹的黑丝置上唇瓣亲吻,低声问她〝那…你要如何报答我?″,身处中,什麽奇珍逸品他没见过,伸手拾来如同倒杯茶水般。

    他只是想知道,就想知道她会怎麽说。

    啊……倪傲蓝讶异地望着美丽少年,亮光投上他的面容,美如一幅春临水湖明艳。

    看着她微启小嘴,露出一小截粉舌,如同初春枝枒上出生粉色花瓣,引起他有股冲动,欲俯身向前,掳获进自己口中,品嚐一番。

    南潾勾起笑意,清眸缓缓幽暗,戏谑地问〝嗯?呆了?″

    这…要拿什麽报恩才好?

    金银财宝,他应是多得很,就算他想要,她也得要存上好几年的白银,总不可能回头跟义父拿。

    非,要,不,可。

    用着困扰的大眼瞧着他,鼓起粉腮。

    〝是,非要不可。″见她这般可爱得让他想逗弄,就顺着她的语句重复着。

    想了想,倪傲蓝站起身,在石洞里走绕一圈,也不管自个儿会不会被看透全身。

    目光随着少女的身影移动,肌理细腻,骨匀称,虽还是十岁出头的姑娘,可,过几年必定长得窈窕玉骨。

    倪傲蓝再度跪坐回少年的面前,手里多了片稍薄石片,握着一缕乌发,用力割磨,截断三寸青丝,再用水蓝缎带将之束好。

    当南潾回神时,发丝已落下,看得他口轻揪,〝身体发肤受之父母,你怎麽可以伤了?″,他皇室贵族之气势不禁泄出,口气带着威严及责备。

    被少年的反应给弄得一怔,她赶紧握住他的手,扳开五卷曲的手指,在掌心上写字。

    潾,哥,哥。

    这三个字写得缓了些,因倪傲蓝不确定他是否愿意她这麽称呼他,偷偷抬眼瞧他的神情,见原本绷住的神色柔和下来,她才松口气。

    读着她划在肌肤上的字,仿如刻入心口般浓烈,他收起锐眸,眼中带着暖暖的波光,潾哥哥,这三个字真好听。

    如果藉由她的嗓子喊出来,会是何等的酥融他的心,可惜她是个哑子。

    最,贵,重,的,给,你。没,你,我,已,亡。

    写罢,倪傲蓝将手中的青丝递给他,等着他收下。

    南潾握住那束乌鬓,十三年来,平静无波的心泉第一次起了涟漪。

    止不住心中的悸动,少年一把将拥住少女,靠在她的颈窝上道〝傻ㄚ头,下次不许这样了。″

    对於南潾的举止,倪傲蓝彻底懵了,然後在他说完话後才反应过来。眼神微暗地看着眼前石墙上的花纹。

    他说,下次………

    还有下次吗?他们可能再见面吗?即使见面,他应当也认不出她来。

    晓岚是女儿身,倪傲蓝是男儿身,而且…这也是这辈子唯一一次她会穿女装的时刻。她不会告诉他真相,就当是一次萍水相逢的偶遇。

    尔後,少女才认知到他们身躯相贴,脸颊募然红透如苹果般,双手轻推着他的身躯,示意他该放开手。

    少年以为她拒绝与他亲近,松开她,瞧见她小脸烧红,这才发现自己误会了。是女儿家羞涩,不是讨厌他突如其来的鲁莽动作。

    气氛一时乾窘起来。

    垂眸扫过少女的双足,雪白晶莹,圆润的脚趾缩卷起来,让人看了不由想捧在手里把玩,但最让他注意的是,右脚背上的那如铜板大小的红印。

    〝这是自娘胎便带来的吗?″南潾指着。

    本来没有之物,这世却有,说不是娘胎来的,也颇奇怪,於是倪傲蓝点点头,见他直盯着,颇不自在,试想,有哪个男儿会这般瞧着女儿家的脚。

    她没得遮蔽,左手一伸,直接蒙住他的双眼。

    〝害羞了?″少年语带戏弄,任由她挡住视线,也不恼她对他这般突唐。要是在里,谁敢对他不敬,可是要拖下去领罚的,要是她知道他是皇子,会不会吓着呢?

    你,还,说。

    指尖划完字後,少女还戳二下他的手掌,表示抗议他嘲笑她。望着他只露出下半张脸,那绯色唇瓣如水面上漂着樱花,水潾潾,弯弯上勾,让她一时入迷。

    〝好,我不笑,不笑,……晓岚,你再写一次那三个字,如何叫我。″南潾要求着,想再感受一遍,因为他喜欢她这麽叫着。

    潾,哥,哥。

    南潾的笑容漾得更开,倪傲蓝放下手,那瞬间,眼前少年瑰丽得夺人气息,如牡丹初开媚态万千。

    他虽长得比女子美,但那抹傲气存於眉目,这样的少年长成後,应该受许多女子喜爱仰慕,而她却不在其中,可惜了。

    但能唤他潾哥哥也足够了。

    >>>>>>>>>>>>>>>>>>

    倪傲蓝挑了几块厚重的枯干放入火堆中,好让暖意能够持续到天明。

    夜深,衣物已乾,二人着衣後便睡下。

    三更半夜,山上外头飘着绵绵细雪,虽无风吹,可寒意更甚。睡梦中,倪傲蓝耳边断断续续传来喃喃声响,迷糊地睁开眼。

    瞧见南潾睡得极不安稳,二颊驼红,眉宇紧皱不曾缓开,她伸手碰触他的身躯,发现异常烫热,又上他的额头,热气窜来。

    紧张地摇晃着他,却不见他张眼看她,只是嘴里说着冷。

    许是伤口未处理治疗,导致发炎产生高烧。

    少女偎过去,将他拥入怀中,不停地用双手搓着他的身躯,半个时辰过去,效果明显不彰。

    她能做得是什麽?给他温暖,且能够帮他排热。

    咬咬唇瓣,倪傲蓝起身动手脱去自己及他的衣物。在退去他的亵裤时,她一度犹豫,最後说服自己,闭上眼匆忙地扯下,随後身子与他紧紧相贴,盖上二人的衣物及暖裘。

    昏迷中的少年,感受到温热的泉源靠向自己,便毫不迟疑地张手紧抱住,说什麽也不愿意再放开。

    作家的话:

    嘤嘤嘤~~~二小无猜样~可爱呗~~

    小蓝儿要是真的开口喊了潾哥哥,估计他会二话不说扑倒她(喂!!!)

    感谢 媛明之利 送的圣诞树~~偶会加油低呀呀呀呀~~呐喊~~

    感谢 水样女子 送的二棵圣诞树~麽麽~知道乃去生BB了~等着乃回来喔~爱乃~

    感谢 kelly6666 送的圣诞树~亲口~~

    感谢 鸭梨满树 送的二棵圣诞树~抱紧~~最近还鸭梨大吗(喂)

    感谢 星翼 送的三棵圣诞树~亲亲~收到乃低支持~嗨森~~

    感谢 karmkarm 送的二棵圣诞树~~感觉乃不怀好意地笑了>..<

    感谢 月满 送的圣诞树~~偶会一直持续种在偶家前院低XDDDDD

    感谢 绚岚飞夕 送的圣诞树~啾~~

    感谢 ahsiek 送的圣诞树~~偶会低~~请乃继续支持银家欧(打飞)

    感谢 青涩苹果 送的圣诞树~偶会加好油低XD 乃低笑脸好可爱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