辣文网 > 辣文肉文 > 灼芙蓉 > 全文阅读 6-11

全文阅读 6-11

 热门推荐:
    ☆、6. 美好

    暖阳自薄透白云探出,一扫昨日雨雪交融雨突降。山间尽是银雪覆盖,纯然白净,掩去雪崩後的断枝残干。

    少年缓缓掀睫,火堆早已熄灭,几道灿灿光线错落跃入石洞内,明亮眼前景象。黑眸低垂,赫然发现自己紧搂着少女,且二人皆一丝不挂,使他面容微热。

    不着痕迹地松开紧环住倪傲蓝的双手,就见她前白腻肌肤上的二点嫣红,眼神瞬间深暗起来,原本因生理反应而挺立起来的男分身,此时更加硬。

    强逼自己移开目光,南潾知道此时不可碰她。

    她尚年幼,且未得她的肯许,他不想伤了她。

    此时,凉意透进,体温稍降,促使倪傲蓝悠悠转醒,大眼见少年眸光褶褶,小手覆上他的额面,不再热意烫人,她放心地绽开微笑。

    少女眼眸带着暖暖关切之意,彷如赤朱丹彤,划开他孤寂的心田。

    〝晓岚……再抱抱我好吗?″南潾望着她,不是男的欲望作祟,而是,眼前的少女灵动得不切实际,恍若不存在的美好。

    怕是,一伸手,她就幻化成细雾。

    倪傲蓝不解南潾为何这般要求,可依言,仍张开纤细的手臂,揽上他的颈项,指腹还探入他的乌发内,舒揉着,像是安抚孩子一般。

    面颊靠贴在少女柔嫩的颈肤上,南潾抱着她,心底柔软如春泥般,感受她暖热的体温,昨夜梦境间,就是这暖流让自己平抚下来。

    〝晓岚,能遇见你真好。″他低喃着。

    从小到大,南潾一路看着後嫔妃争宠斗艳,每个女子都只为爬上后位,他的母妃被斗死,他认定,越是美丽的女子,心越是狭窄且狠毒。

    可,晓岚不是,她醇美,连心都是乾净的。

    原来世上还有这样的女子存在。

    纤指略僵,动作一滞,继而抚触着,倪傲蓝眼中闪过些许微涩。

    她何尝不也是想,能遇见他真好。只可惜,时机不对,身分不对。此次一别後,许是终身不得见,日後他回想,岂会觉得,能遇见她真好。

    小手下滑,本想在他的背上直接书写,回应他的话,但抬手瞬间,她想就算告诉他又能如何,也许加重他的欢心。

    喜爱越大,不可得之时,失落也想对来得多。

    转眼间,改由轻拍他的背,这让南潾不禁失笑〝你似乎把我当成孩子来哄。″。用着唇瓣,不着痕迹地轻吻过她的颈子後,又说〝起身着衣吧。″

    跨间的男象徵依旧硬挺,他可以以救命之恩,要她做任何男女间欢愉之事,以身相许,相信她不会拒绝,可他没那份自私心理。

    只因,她值得他最好的疼宠对待。

    南潾着完衣物後,黑眸扫向同样刚穿戴完衣裳的倪傲蓝。昨夜由於她外头罩着暖裘,因此他并没有仔细瞧见里头,这会儿一袭水蓝芙蓉衬得她气质出众。

    他犹如乘上一叶扁舟,行於清流间,飘荡过碧蓝湖泊,推开层层涟漪,芙蓉朵朵长立而出,濯清涟而不妖。

    芙蓉很适合她呢。

    拉过少年的手掌,倪傲蓝写着。

    我,去,外,头,找,些,吃,的。

    〝不,我去吧。″南潾想也不想地回答。万一她在外头遇到猛兽,一如昨晚情景,叫他怎麽能够放心呢。

    摇晃着小脑袋,少女指了指他受上的右肩膀,继续认真地写。

    休,息。我,会,快,去,快,回。

    然後抬起小脸,眼神露着倔强,一副他不答应,她就要跟他坚持到底。

    四目相对片刻後,南潾才认知到,柔美的少女也是有脾气的,轻叹〝小ㄚ头,小心点。″,长指轻掐了下她的小巧鼻尖。

    倪傲蓝漾起愉快的笑容,披上轻裘,踏步离开石洞。

    >>>>>>>>>>>>>>>>>>>>

    南潾靠坐在石墙边,阖眼休憩,一方面静心倾听外头的动静,另方面藉此调整内息。他的武功内力仍不够深厚,护体不足,以致於昨夜陷入迷流。

    看来回之後,他得要请师父再多加练他才行。

    一阵细微的脚步声由远而近,他想小ㄚ头速度也够快,才半个时辰就会来了。睁眼望向入口,俊脸挂着一抹淡笑,〝晓……″

    〝奴才来迟,请殿下恕罪。″一名侍卫立即奔至南潾面前跪下,不稍片刻,後头也出现三位侍卫。

    少年敛笑,巡视四人一眼,看来是父皇派出的大内高手。

    〝本殿无事。″南潾扬手,让四位护卫起身。

    〝那请殿下即刻与奴才回。″

    他还没等到小ㄚ头回来,怎麽可以离去呢,便说〝本殿还要再待会,不急。″

    四人互相看了眼彼此,又齐刷刷一起跪下,喊道〝请殿下即刻出发,皇上有令,巳时到刻前,需找回太子,否则自领死罪。″

    离到巳时,只剩半个时辰,若是施展轻功,尚能在巳时前回到皇,但若拖延时间,必定过时,那他们都会人头不保。

    作家的话:

    今天先这样了=..=

    工作加上大姨妈报到...........

    昏昏晕晕@..@

    请亲们多体谅一下~~

    礼物单放在下个章节感谢了~

    ☆、7. 即位

    瞪着四个护卫恭敬地跪在自己面前,南潾手指缓缓收拢紧握。

    晓岚,亦或是四条人命?

    少年的思路再清楚不过。培养一个大内高手至少需要十年的时间,眼前是朝廷花了多少心血所培育出来的英,若只因逾时不归,而丢了脑袋,实在可惜。

    况且,他相信,即使固执欲留下等小ㄚ头,眼前四人也会不顾他的反抗,将他带回中,带伤的他不可能一打四。

    阖上眼眸,再次睁开眼,南潾站起身,越过护卫们,淡然从容。

    〝还跪着做什麽?起程。″

    小ㄚ头,抱歉,潾哥哥等不到你回来,但,我会找寻你,会找到你。

    手掌贴在口上,那处放着三寸青丝,煨着他的心。

    >>>>>>>>>>>>>>>>>>>>

    暖阳依旧那般灼人,石洞里的残烧木枝一如离去前模样,可,原本应该处在那里微笑的秀丽少年已经不在。

    倪傲蓝呆呆地站在洞口处,二只小手捧着几棵果实,那是她花了点时间攀上树木摘下来的,在回程途中时,她先拿了一颗嚐嚐,清甜的滋味融在口中,让她喜悦地加紧脚步,却没想到石洞内空无一人。

    〝傲蓝!″

    男嗓破空而至,瞬间使她的小脸透着期盼,转身一看,期待幻化成片片失落。

    倪政钧飞奔而来,见她一身女装,在倪傲蓝还没回过神时,已将身上黑色斗篷遮盖住她全身,使得後头跟来的家丁没能瞧见。

    一片暗垄罩下来,加上耳边传来几人的说话声,少女动也不敢动地站在原地,低垂着面容,使得黑布掩得更为彻底。

    〝冻坏了吧?爹背你回去。″倪政钧说着便蹲下身。

    〝老爷,您背少爷下山多累,小的来背少爷吧。″一名年少青壮的家丁提议。

    〝不必要,又不是老得身体衰弱,傲蓝,上来。″倪政钧口气满是慈祥,但话里其实强硬的很。

    如果让其他人见着倪傲蓝女儿身的打扮,那麽这麽多年以来的小心隐瞒,岂不是白费一场。

    倪傲蓝也深知义父的用意,双手放开,果实落限入雪中,仅握一颗在手中,然後乖乖地爬上他的背,将脸蛋密密实实地藏起来。

    随着倪政钧走下山,她也离那个有着纯美的巧遇越来越远,那是个不能对任何人说的秘密。

    张口咬下手中的果实,味道依然香甜,只是为何其中带着一丝苦涩。

    勾唇扬笑,往後也只会在夜半梦中再细细回忆吧。

    >>>>>>>>>>>>>>>>>>

    正元四十五年。

    这年後动荡不安,当今圣上宠妃梨妃设计陷害太子,欲使皇上废除南潾,立自个儿子为太子。

    可惜梨妃没算到的是,早在她算计南潾时,他已经盯上了她。

    梨妃除了对太子伸出魔爪之外,也藉由皇上对她的宠爱及信任,怂恿其追寻长生不老丹药。

    这第六任君主越当越昏庸,竟深信梨妃给的药丸。梨妃常在酒菜里洒点毒,毒素慢慢渗透血骨,久了常导致头如钝垂敲着,她再献上解毒药丸,说是能保延年。

    当梨妃一切所为被南潾给揭示摊於日光下,自然被赐死,而皇上也因故,吓得去掉半条命,重病不起。

    正元四十六年,春,皇上驾崩。

    太子南潾即位,改国号,大青。意味期许此朝青云直上。

    南潾即位後,开始着手肃清各个朝廷部门,但并非雷厉风行,只因政风恶习的源壮,要拔除并非一二天就能做成的事情,再来,这些官员要是一夕间都革除,还有谁能来维持政纲。

    於是,他再度实行先皇荒废以久的选才制度。

    新朝需要新血,来汰换这些脏血。

    >>>>>>>>>>>>>>>>>

    倪府,书房。

    一名清秀少年坐於案前,左手持书,右手中的墨笔偶尔落在洁白宣纸上。而坐在一旁的年长男子微皱着眉心瞧着。

    若不是少年涂上一层蜡黄粉,将原本吹弹可破,滑嫩的肌肤给掩盖成糙微黄的肤质,那样貌可是会惊艳所有人的目光。

    〝傲蓝,你当真要去参加科考?″倪政钧再次询问。

    〝爹,蓝儿已经回您三次了,即使您再问下去,答案还是不会变的。″倪傲蓝嗓音低低哑哑,含笑望着义父。

    看着眼前已经二八年华的少女,倪政钧真不知该觉得欣慰还是感叹。

    这女孩是自己一手拉拔大的,天资聪颖,可她不恃才傲物,谦卑地守住本分,若为男子真当投效朝廷。现下她女扮男装,执意去参与,叫他是要赞成还是反对?

    〝爹,您怕我要真是考上状元,您要头痛了,是吗?″倪傲蓝怎会不知道义父的担忧。

    一个女儿家本应当在家习字,她守着义父义母过一辈子也就足了。可走入朝廷之中,那里头可是有着豺狼虎豹,是污浊肮脏的,倪政钧看得清楚透彻,是故,他不舍她进去搅和。

    〝傲蓝你知晓最好,就打消……″倪政钧话还没说完,就被倪傲蓝给软软的打断。

    放下手中毛笔,少女眼神坚定地看着义父,道〝爹,您知晓我的能力,与其让我无所事事,倒不如有一番作为,况且,谁认得出来倪家少爷其实是个女儿家?再来,若我真进入朝廷工作,也还有您可以依靠,不是吗?″

    作家的话:

    嘤嘤~~~今天终於敢来了=..=

    要死喔~大姨妈没事给偶脚什麽货......

    感谢 tzu1220 送的圣诞树~

    感谢 星翼 送的二棵圣诞树~

    感谢 clenemtine 送的二棵圣诞树~

    感谢 鸭梨满树 送的二棵圣诞树~

    感谢 comozha 送的圣诞树~

    感谢 君泪 送的圣诞树~乃也新年快乐喔~mua~

    感谢 LiMo 送的七棵圣诞树~乃吓到偶了XD 好热情~

    感谢 cdywang 送的圣诞树~新年快乐~揪~

    感谢 karmkarm 送的二棵圣诞树~爱乃~

    感谢 ahsiek 送的二棵圣诞树~偶会加油低~嘤嘤应~新年快乐~

    感谢 tau1220 送的二棵圣诞树~

    感谢 cwen 送的圣诞树~

    感谢 jk_unknown 送的圣诞树~

    感谢 tina85056 送的圣诞树~

    ☆、8. 把握

    倪政钧被少女的一席话给堵得哑口无言。

    的确,他也曾经真想过,要是倪傲蓝能够进入官场,那麽至少能够撑住自己一把。朝廷内部清流已经所剩无几,就算南潾想力图正轨,也需要新血。否则,再过不了几年,腐败的大景国绝对会走向分崩离析。

    只是,当这个想法被倪傲蓝付诸实行时,他还是担忧了起来。

    可,担忧又能如何,养女的脾气他清楚得很,就算否决掉,她依然还是会做。小女孩已经长大了,不,细细回想,她的思绪脉络总是成熟,长大的也不过是身体,而心智年龄早已达成人境界。

    〝好吧,既然你心意已决,那爹就支持你参与,不过话说在前头,若这次科考你没中选的话,没第二次可商量了。″倪政钧揉了揉眉心。

    〝嗯,爹放心,不会有第二次,因为我非要这次上榜。″倪傲蓝坚定地看着养父。

    正元四十七年,是大青二年。

    她不知道为什麽前世明明第六任君主活得还比她长,这世却这麽早走。但不管是什麽原因,她只知道还有一年半的时间可以争取让养父避开官职灾祸。

    所以,她没有第二次的机会。

    问她哪来的信心,没有答案,隐约中彷佛看见了那条路。她没见过当今圣上,可从颁布圣旨看来,第七任君主需要人才,不是靠朝廷官员的裙带关系而来的人才,他想培养另一批人,能够图振国力的新人们。

    倪政钧一愣,打趣地问〝傲蓝,你怎知能上?莫非你探得试题?″

    〝爹,你知道我不是那种人。″倪傲蓝鼓着面颊,又道〝科考已经二十年没举行,你想谁会跟我这般天天抱书苦读,就算真有,也是寥寥无几,这麽一比,当然我的胜算大上许多。″

    长者忍不住笑出声,拍案叫好。不愧是他看中的人,连这上榜机率都思考过,一般纨裤子弟只顾享乐,又怎知新皇会出此招,也只能临时抱佛脚应考,相对,倪傲蓝已有深厚知识,又岂是其他人比得上的。

    〝傲蓝,你让爹开始对你有所期待,等着你踏入宣政殿。″倪政钧站起身,拍拍她的肩膀。

    若她真为仕,他必定全然站向她。

    >>>>>>>>>>>>>>>>>>

    一周後,科考於大景国各城市举办。南潾为避免应考人员事先买通阅测官,规定应考者於当场抽签,测卷上仅标示单个汉字,而阅测官则於前几日已闭关於闱场,如此一来,便能避免有心人士走後门。

    再来,南潾亲自巡视闱场,告知百名阅测官他对此事的重视,这趟一走,惊愕所有人,也更严谨地对待此事。要知道,测卷最後会由皇上亲阅,要是选出来的素质不佳,可是会被降罪的,於是,百人是捧着自己的人头在阅卷的。

    御书房外,蝉儿声阵阵鸣起,徐风吹拂过池面,抚过一朵朵清雅芙蓉,越过窗棂,带起年轻帝王一缕漆黑发丝飘扬。

    长发松散束起,透着一股慵懒悠然之意,修长洁白的手指轻顶着脑门,单手持着奏折,那白纸上密密麻麻的黑字一路自椅上绵延至地板上。

    金宝踏进入,瞧见此情景,忍不住想怎麽皇上看奏折也这般有雅致,那前皇次次可是瞪着宗卷,没耐心地看了前文就丢下後文,待不了几刻钟便奔去後了。

    可,皇上今日一待就是四个时辰过去,不只今日,从他即位以来就是如此,後那几个被前皇选来伺候他的嫔妃都被乾晾着。

    〝启禀皇上,科考测卷已达。″金宝拉着嗓子,後头跟着一群奴才抬着一卷卷宣纸。

    〝摆在一旁,朕等会看。″黑眸轻瞥,不经意间媚态流露,让几位奴才看得耳发热。

    指挥着下人摆放好测卷後,金宝小心地开口〝皇上,郁妃差人来说,她风邪多日,盼皇上去探望她一眼。″

    〝叫太医去给她看诊,要她二日内康复,否则自领受罚。″南潾唇边扬起淡淡冷笑,那些嫔妃还真闲着发慌,他有的是方法可治她们,多看一眼,门都没有。

    那双桃花眼勾人,即使眸光明亮透着寒意,仍犹如艳红玫瑰般夺人。

    〝是。″金福接着又道〝皇上,照您意思,去了趟丞相府,吴丞相仍卧病在床,见您送去的人蔘及戏曲本後,给奴才一份辞呈,带回给您。″,恭敬地将纸本递给了主子。

    南潾拆开过目,果然在他意料之内,吴丞相也是只老狐狸,读得懂礼品的涵意,人生如戏,要是继续坐着丞相位置,可能不久就被贬官,与其如此,倒不如聪明点走人,也留得个好名声。

    接着,帝王面容愉悦,拾起测卷开始浏览。这一览又是二个时辰过去。

    〝呵呵…″南潾专注地阅读,忍不住轻笑。

    一旁的金福实在搞不懂主子为啥特别执着於这份测卷,前十几来份都是看不到半柱香,而这份却花了半刻钟以上的时间。

    〝皇上怎如此高兴?″他不禁开口询问。

    〝这人见解独特,他说无生产之人应当课付重税,至於富有之人应当随其收入而减赋。″南潾唇边笑意加深。

    金福一听,皱着眉,〝如真这般,那些可怜之人不都要饿死?″

    〝不,为了能够生存下去,他们会尽可能找任何职务去做,想办法让自己往上爬。″南潾的长指轻微地敲着沉香案面。

    〝那……敢问皇上,此人是否选为状元?″

    〝金福,你说呢?″

    〝奴才不敢定夺,也无权定夺。″

    南潾轻笑,拿起墨笔於其上落款,边道〝天助朕也,这真是个好时机。″

    妖媚如桃花的帝王面容尽是得意。天幕转沈入黑,是另个盛世的开端。

    作家的话:

    要爬去昏倒了........晚安....

    感谢 星翼 送的圣诞树~果真是默默支持着偶\口/ 揪~

    ☆、9. 状元

    晴天蔚蔚,白云卷卷,帝都广场上,厚实宽大的告示板前挤满人群,一颗颗黑色头颅钻动着,直看着上头贴的榜单。

    一名青年自人团中挤出,拼命地往自个府方向奔去。

    〝老爷!老爷!″青年自踏进门口就直囔着,一路喊着进了书房。

    倪政钧坐在窗边阅书,老远就听见仆人的声音,〝怎麽?鬼叫成这般?″,坐於案前正执笔拟帖的倪傲蓝抬头,对着青年一笑。

    〝呼……呼…老爷……中了…中了……″青年的话语没头没尾,弯着腰不停地喘着大气。

    〝中什麽?″倪政钧轻皱眉心,年轻人就是这般毛躁,真是不如义女般稳重,不禁摇摇头。

    缓过几口气後,青年总算说出整句话〝老爷,方才榜单贴出,少爷上榜了,是状元,是状元啊!″,他激动地握紧拳头,眼神崇拜地看着倪傲蓝。

    没想到榜单竟如此早公布,这真让倪政钧及倪傲蓝微愣住,继而二人相视,缓缓牵起笑容。

    倪政钧知义女的文墨极佳,大略也能猜到她铁定会上榜,只不过中得是哪个头衔,这就拿不定。这下听见是状元,简直乐歪了他。

    二十年後,新皇举行第一次科考,状元是倪傲蓝,他有着满满的骄傲。

    这是他花费多年苦心教导,多少个春夏秋冬磨练出来的人才。

    〝傲蓝,你当真考中了状元,哈哈哈!″倪政钧欣慰地笑着,转头对着青年道〝快去跟夫人报喜,另外吩咐厨子今晚准备宴席,倪府要好好庆祝。″

    〝是,是,小的马上就去。″

    青年离开书房後,倪傲蓝起身,走至养父面前,慎重地双膝落地,眼眸微湿,〝谢谢爹当年不弃傲蓝,多年来的培育,才有今日可言,这只是个开端,傲蓝必不负爹的寄望。″

    要不是五岁那年能够遇上这贵人,指不定今日她仍在餐风露宿,仍在贫穷与饥饿间流浪,是养父给她资源,给她父爱,补满她上世的缺憾。

    看着养女磕下三次头,倪政钧没有阻止她。

    谢意是如此深厚,他知晓,若止了,是他拒绝她的感恩,因此,他大方接受。

    〝傲蓝,你是爹的荣耀,从今你进入官场,不论福难,爹都会与你同进退。″倪政钧鼻间酸涩起来。

    这孩子让他体验到身为人父的满足幸福与骄傲,感谢上苍,没让他错过这麽样个好孩儿。

    >>>>>>>>>>>>>>>

    御书房。

    满室墨香,狼毫笔尖未乾,又添上一道墨,於洁白薄纸上落下形成文字。凤眼低垂,带着秀色艳逸的风情,一袭净白绸裳上,绣着五爪金龙,龙尾蔓延於裳边,层层金光迷幻。

    金福端来温热蔘茶,这时,美貌帝王才放下玉笔,接过来,缓缓品入喉中。

    〝金福,帮朕打听得如何?″南潾漫不经心地问着。

    〝回皇上,状元姓倪,名傲蓝,是倪尚书的义子,年十六,据说平时深居简出,每年元宵节时会露脸玩个对联,总能赢三道题。″

    南潾挑眉,〝没想到年纪轻轻,却写得一手好文,思绪条理清晰,还是倪尚书的人。″,万万没料到自己选中的人只是个少年,还是比自己小二岁的少年。

    这该说是,英雄出少年吗?想着,南潾唇角上扬。

    与自己年纪相当,看来老天爷是要帮自己一把,藉此可培养个心腹。

    〝奴才也意外,倪尚书有个义子,却没急着推进朝廷,倒是皇上办了科考才进来。″金福有些纳闷着,以其他官员所为来看,早在儿子幼年时就带着到处去广结人脉,好为将来铺路,但倪尚书从没提过自己有个义子,还是才华洋溢。

    〝朕不意外,倪尚书为人低调,做官清廉,想来他也不屑走这门路,现下儿子是光明磊落走进皇正门,他肯定喜上眉稍。″南潾思付着。

    倪政钧是他在国政中还愿意相信的寥寥几人之一,养出来的儿子想必也不会偏颇,况且让儿子以科考进入朝廷,没人敢多说话,他的地位也站得更足。

    金福接过主子喝完的空杯,顺带说〝皇上,您交代的官袍衣帽,奴才已经备妥。″

    〝很好。″南潾顺了顺颊边落下的发丝,殷红唇瓣弯成优美的弧线,〝朕已经等不及明日早朝,不知那帮子人会如何反应。″

    外头炙阳明艳,一如他中翻滚的热血,赤红且火辣。

    >>>>>>>>>>>>>>>>

    天色尚未全然映白,带着灰蓝的蒙雾。街井市民已出货叫卖,马蹄儿声达达自石面路上滚过。

    下马,进入宣政殿,眼前景物雕梁画栋,大红柱子细细绘着九龙,於前头那龙椅,气势磅礴坐落於那。

    倪傲蓝前世今生怎麽也想不到能够站在这儿,即使脚下踩着实在的光亮板砖,还是有那麽点没真实。

    曾经一介乞儿,哑了嗓子的女子,竟然能够踏进皇朝议厅。

    文武百官二侧排开,倪傲蓝就站在倪政钧的身後,沉静地打量其馀官员。

    〝皇上驾到。″金福拔着细细嗓音,却足以回响於宽广的殿堂。

    漆黑长发挽髻,金冠加顶,细长流苏晶莹垂落,明黄衣袍龙纹环身,琼姿玉色面容媚人心魄,黑眸冷然扫过百官,踏上阶梯,回身坐落於龙椅上。

    回眸一转,犹如最华贵的粉艳牡丹盛开,撩人心怀。

    作家的话:

    小蓝儿顺利地考上状元(这一定要~否则潾哥哥怎麽被她迷倒XP)

    偶自己粉喜欢写潾哥哥的美貌~~

    虽说之前也写过妖孽上司&王爷,但潾哥哥不同低~~~

    因为他素皇帝(打飞)

    写起来更有fu~~~~一个傲娇到不行低模样~~~~偶爱心眼鸟XD

    感谢 ~玛格丽特~ 送的圣诞树~喜番新文吗??请多多支持小蓝儿喔~mua~

    感谢 月珞樱 送的圣诞树~~乃低告白总是这般汹涌彭拜XD让偶好嗨森呀~

    感谢 星翼 送的圣诞树~抱紧+亲口~~

    ☆、10. 战帖

    文武百官整齐跪拜,齐喊〝吾皇万岁万万岁!″

    〝众卿平身。″嗓音轻轻浅浅却带着不容忽视的强大气场。

    〝谢皇上。″

    南潾黑眸巡过殿堂下的百官,纵使这次科考招入数十名新仕,但他仍可以一眼就挑出被他钦定为状元的少年。

    不同於那数十名新人面孔上有着战战兢兢及雀跃的神情,少年淡定的脸庞,不卑亢不躁动地立於那处。

    早在帝王踏进宣政殿的那刻,倪傲蓝就注视着。

    年轻的圣上竟是这般美艳,冷峭韵韵卓越,一动一话之间散发着不容忽视的魅惑,使她瞧楞了,直到周遭官员下跪时,她才赶着屈膝,还好没出糗。

    文武官员一一向前会报,南潾听取完一轮後,问〝还有事禀报的麽?″

    下头鸦雀无声,人人都想着快了结早朝。前皇一周顶多早朝一次,甚至一个月一次,怎知新皇天天早朝,弄得大夥前晚总不能肆无忌惮地花天酒地,就怕迟了时辰进。

    黑眸瞥了身旁的金福,金福立即走向前,拉嗓〝宣,新科状元倪傲蓝″

    被点名的那刻,倪傲蓝暗自深呼一口气,走出排列,站上宣政殿中央红毯大道,再次跪拜,扬着哑的嗓子〝臣,倪傲蓝,叩见皇上。″

    这次南潾倒没让她起身,引起百官的困惑。接着金福才缓缓摊开手中的诏令。

    〝奉天承运皇帝,诏曰,新科状元倪傲蓝,才德兼备,以天下苍生昌盛为己任,适逢右相以年迈体衰,亲辞官职,故,命倪傲蓝接任右相一职,望其致力效命朝廷,即刻生效,钦此。″

    此言宣毕,朝中一片哗然。

    其一,吴右相递辞呈之事无人知晓,皆大为震惊。他做右相十年馀载,至今才刚过五十大寿,怎能说是年迈体衰,不符合现况。

    其二,右相之位,人人皆想坐,从青年时就走进官场献媚哈腰,一路挤破头,拥派站边,不惜勾党卖利,往上爬,花费如此长年心力,为的就是有天成为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丞相。然而,现下却被一个什麽都不懂得毛头小子给占去,能服吗!

    倪傲蓝即便再淡定,也真被帝王的决定给惊愕着,楞楞地抬眸望着高梯龙椅上的俊美天子,而他只微微勾唇,饶富意味地与她相望。

    片刻後,她才回神,开口回应〝臣,遵旨,谢主隆恩。″,随後起身,并接过紫袍佩金玉带。

    〝皇上,此事不妥。″

    在倪傲蓝说话同时,一道稳健的男音入。她侧眼望去,眸光略闪,反对的人不是谁,是萧崇越,虽已十一年未见,面容苍老不复当时,可那眉眼是她深记得的。

    〝如何不妥?说来与朕听听。″南潾轻挑眉,神情显得势在必得,让萧崇越心头微颤。

    这帝王年岁只十八,可那心思脉络深沈,霸气锐光逼人生畏。

    〝皇上,新科状元对於朝事一知半解,且无任何官职经验,如此如何管理底下朝员?″萧崇越二眼瞪着站在一旁的倪傲蓝,对方手中的紫袍更刺得他眼红。

    〝萧尚书,这话偏颇了,依朕看,目前朝中大多对朝事也没了解透彻多少,占位闲晃的人也不少,不然,就是近墨者黑。″南潾没把话讲白,还是给萧崇越留个台阶下。

    背脊打凉,萧崇越本想打退堂鼓,但拥护自己的官员在自个儿後头低声道〝不合於理啊,哪知状元能力是否真好。″,於是,硬着头皮说〝皇上,科考只是纸上谈兵,况且状元如此年少,怎能藉此判定状元真是才德兼备?″

    南潾冷笑,望着萧崇越询问〝萧尚书这话可是指朕昏庸?他可是朕亲选出来的状元呐。″

    脸色一白,萧崇越额头冒汗,又听那轻浅的男嗓续道〝朕阅卷时,可是没见其姓名,不知其年龄,只思量着选用以治国为重的人才,萧尚书,朕的眼可盲了?″

    〝臣不敢。″萧崇越低头应声。

    冷眼瞥向与自己有血缘关系的父亲,倪傲蓝真觉得肮脏。庆幸当初能够逃出萧府,否则还真不知道自己亲爹的思路竟是这般愚蠢。

    〝皇上,臣上任必当鞠躬尽瘁,务必会在最短时间内熟透职务,以防百官日日担忧。″倪傲蓝抬眸望着帝王。

    从刚刚的话语中,她知道他对她的信任,知道他对她的期许。

    掌控着大景国江山的统治者愿意给她这年轻且尚无所为的人一个机会,她必定加倍回报於他。

    南潾扬起浅浅笑意,他了然於倪傲蓝的话中之意,为了不让文武百官有话可说,可是下了战帖呢。

    好个倔强的少年。

    〝很好,倪丞相已下但书,朕等着。″桃花眼扫过百官後,南潾大手一扬〝退朝。″

    自此,倪傲蓝成了大景国史上第一少年丞相。

    作家的话:

    嘤嘤嘤~~~~~~~~~~先这样了>..<

    这二天小爱忙到要去撞墙~~~真要撞墙了~~~

    好想哭!!!!!!!!!

    ☆、11. 美色

    晴空如洗,烈烈火轮日正当中,青青葱草摇摆於花间,繁花似锦灼灼芬芳。

    红裳尾翼扫过方正平坦的石版,流金绣龙跃出点点光芒,彷若尊贵祥物真行於面上,漆黑丝发半挽,斜上支白玉簪,美眸悠然晃过内景物及不远方的雅阁。

    〝皇上,奴才前去通报。″金福欲快步往前。

    〝不必。″南潾出言。

    当倪傲蓝於朝会上下战书,他只是抱着看好戏的心态。一个深居简出的少爷能够拼命於怎样的程度,他有着疑问。

    若是说一套,做一套,那他也不意外。

    可,自朝堂受封後,二周以来,倪傲蓝下早朝後,就关进运昌轩内,读过一批又一批的卷宗,入夜至三更,屋阁仍灯火通明。

    运昌轩设於皇院内,专为丞相所用,放置各年治制条例。南潾於年幼以来,未曾见过此轩在夜半仍亮着。

    果真是个强韧坚持的少年,莫怪他年纪轻轻,却能自万人中脱颖而出。

    运昌轩内的清秀人儿无心赏景,一昧垂首研读卷宗,偶尔执笔於白纸上记下要点。

    听闻脚步声,便头也不抬地要求〝小睿子,帮我倒杯凉茶。″

    金福一听,差点都要突出眼珠子,嘴巴都还未张开对倪傲蓝出声警告,就被主子的利眼给看得乖乖合上。

    走至桌前,斟了杯色泽清透,香味淡雅的茶水,缓步移至案旁,南潾放下瓷杯後,倾身道〝爱卿,凉茶奉上。″

    握笔的素手一钝,眼角馀光瞥到桌边红衣。

    金龙?!

    爱卿?!

    猛然抬睫,撞入一湖盈盈秋水,沁着灿灿碎光,如深幽湖底处沉铺水晶,折出道道令人向往迷幻的色彩。

    二人相对距离之近。

    南潾望着那双目澄澈,明净如清泉,纤长黑睫张扬,透着黑白分明,如同一只单纯受到惊吓的兔儿。

    那日在宣政殿远远看着,并未细看这少年状元的五官,这会儿近瞧,除去那蜡黄乾枯无泽的肌肤之外,他长得好看,尤其这双大眼,带着韵味,只是因皮肤而被掩蔽起来。

    〝如何?爱卿可一饱眼福?″帝王含着戏谑的嗓音响起。

    以往,任何一个人因南潾的面容而痴傻呆望,他便觉得厌恶,但,他发现倪傲蓝这般瞧他时,他并不觉讨厌,甚至有心情跟他调笑。

    拉回思绪,倪傲蓝薄脸烧热,立即垂眸起身,还没叩见,就被南潾抢先开口〝这儿非朝堂上,爱卿就免礼吧。″

    瞧了眼对方脸颊上浮着淡粉,他觉得有趣,更有兴致且不饶地重问〝爱卿方才看朕,可一饱眼福?″

    好丢脸。

    早知道她就抬个眼,也不会落得这窘境,可千金难买早知道。现下,她究竟要回答是或不是?

    〝皇上……微臣不敢。″

    〝是不敢承认朕好看得紧,还是不敢承认看入迷了?″

    倪傲蓝真傻眼住,眼前的帝王虽依旧冷艳,但话中却微透着如孩子爱戏弄人的心思。

    耳开始暖红,她这是将自己推入死胡同里头去,要是一开始就承认,就不会落入皇上的询问中。

    〝皇上面貌倾城无双,相信任一人见着都会震摄住。″最後,她选择了个似答非答,应毕,垂眸不敢看他,免得自个儿脸皮出卖自己,挂不住啊。

    哼!这答案南潾当然不满意,不过倪傲蓝的反应已经给了答案,他也无须再逼下去,免得吓着他。

    回身坐落於窗边的檀雕木椅上,他淡淡说了句〝别管朕,继续忙碌你的。″,目光落於运昌轩外那池波光粼粼湖上,几朵芙蓉清雅盛开。

    这……皇上生气了吗?

    本想起唇问话,却又想,要是真惹怒龙颜,她又该当何罪,还是闭起嘴巴,埋首於文书间。

    三刻钟过去,倪傲蓝动了动微酸的肩膀,眼眸望向窗边。

    缕缕旭光临落下,少年帝王撑托着颊畔,艳红裳衣轻柔垂叠,一抹凝香春红尽泄,墨发映泽丝丝如绸,似静待伊人来访。

    瞬间,她屏息注视。

    是什麽让他望得如此入神?

    而此刻,又是谁会出现在他的心湖?

    一旁金福似已习惯般,眼观鼻,鼻观口,口观心,不为主子的举动而惶惶不安。

    依旧是芙蓉。

    那年一袭水色芙蓉静埋白雪中。

    感受到投过来的灼灼眸光,南潾侧过脸庞,朝案前少年勾唇,犹如一朵浅浅粉桃的曼陀罗沐浴於柔光下。

    〝爱卿,你分心了,如此卷宗可於後日全数阅毕?″他语带调侃。

    再次被抓着恋看美色,倪傲蓝微鼓双腮,不服气地回应。

    〝回皇上,微臣明日即可完成。″

    作家的话:

    嘤嘤嘤~~~~~

    银家这几天忙到真低头晕@..@

    昨晚只睡约3小时..........

    不过银家还是今天拼了来~

    虽然最近更低篇幅不长,但银家也尽量做到日更~

    请大家多多包涵~

    感谢 jk_unknown 送的圣诞树~啾~

    感谢 草莓提拉 送的圣诞树~亲口~

    感谢 ahsiek 送的圣诞树~谢谢乃低喜番~银家会多多加油低~冲!

    感谢 羽竹 送的圣诞树+糖炒栗子~油一直都在加XD

    感谢 哥罗莉亚 送的二棵圣诞树+超甜巧克力~偶喜番巧克力XDDD

    感谢 星翼 送的圣诞树~抱紧XD

    感谢 不夜月 送的小灵的暖暖包~MUA~

    请大家多多支持新文~~没票没礼的可以多留言~~小爱的话很多低说~请尽量调戏\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