辣文网 > 辣文肉文 > 灼芙蓉 > 全文阅读 12-17

全文阅读 12-17

 热门推荐:
    ☆、12. 故人

    金福瞧了眼少年丞相的神情,忍不住心底捏着冷汗。是说,丞相大人,您面对的是天之骄子,不管如何,还是掩饰下表情好些。

    黑眸阅着倪傲蓝那微恼的面容,南潾并不觉得他无礼,倒觉得他这番情绪很是符合十六岁少年应有的,比起站在宣政殿上的他,运昌轩里的他比较顺眼。

    眼里闪过笑意,站起身,缓缓走向案边。

    〝喔?爱卿果真信守承诺,那你认为边疆县市该如何强化?″南潾挑眉询问,测试着倪傲蓝的能耐。

    对於这亲选出来的状元,他越看越觉得喜欢,光从致力不懈於研读之前所留下来的资料上,就给了他优良印象。

    定定地看着漫步走来的俊美帝王,倪傲蓝未曾调开目光,〝微臣认为边疆地域与帝都相隔遥遥,要维系向心力实属不易,建议从当地遴选人才,培养任职,对於自家故乡效力,比起派遣中心官员任职边疆来得好。″

    〝但如此一来,不怕当地官商勾结?″南潾双手环,垂眸看着那张秀气脸面,尤其是那清眸漾着柔和光彩。

    〝若实行依收入减赋,商贾自不需要与官员有密切往来,当地税赋百分之一分与官员,他们必定会致力於维持当地商场兴盛。″倪傲蓝知道自古统治者多半将赋税花於兴建华美琼楼,或藏匿以为後代之用。可她想南潾若真想国泰民安,必不会自私为己。

    历代国衰朝灭,是因民不聊生,为官强取豪夺,上位者只顾自个享尽荣华富贵,漠视百姓於困苦中煎熬,终将面临天惩,或是能力卓越者召兵,推翻朝政。

    她想,若圣上真看得久远,有那幅大好江山於未来,他就不会计较於百分之一的税赋。

    南潾听完他的建言後,浓眉微挑,略微倾身,轻柔地问〝听爱卿这口气,似乎是拿定朕会采用?″

    浅浅龙涎香萦绕面上,倪傲蓝轻呼气息间,便觉他的香味已经充斥体内寸骨间,脸颊略粉,若是没那蜡黄粉掩盖,可是更为透红。

    〝皇上心中放着大景国前程,微臣认为皇上听得进去。″她淡定地盯着他。

    这是场赌注,赌她的主子是否明理怀仁。

    前世走过大景国不少州县,见过与她一般低贱的流民,见过唯利是图,将人踩在脚下践踏的富贵人家。

    曾经,她不满朝廷放任社会状态扭曲,富贵贫贱皆上头人说得算。如今,她有权力在手,必要将之扭转过来,即使惹怒众官,甚至眼前尊贵的男子,皆无畏。

    〝呵呵,好个少年丞相。″南潾满意地笑了。

    绯色唇瓣优然上勾,星眸流转火光,扬起一抹艳艳绝色,宛如正午开於烈阳下的红玫花儿。

    〝朕就听你的,明日即下诏实施。″帝王允了。一方是念於倪傲蓝的勤奋,另方是那理念也正谋合自己的想法。那点税赋算什麽,他要的是强将民心,如此才可能称霸大陆。

    〝真的?″倪傲蓝没想到他竟这般爽快答应,随即笑眯眼,道〝皇上圣明。″

    大眼盈满飞扬喜色,彷若芙蓉盛开瞬间,纯透静雅,令人想将之藏於心尖。

    南潾静静地盯着那抹笑靥,倾刻间,脑海中的唯一容颜跃出,曾经的那份熟悉感竟出现於眼前少年的面容上。

    不自觉地探出修长大手,指尖如羽毛般轻描於笑眼眼角,怕是一不小心就碰碎不见。

    〝皇上……?″倪傲蓝被帝王的举动给惊愕住。

    低哑的嗓音传入耳,南潾眸光暗淡下来,自觉不当地收回手。

    不是那娇娇嫩嫩的少女,唤着他潾哥哥的女孩儿。

    〝你让朕想起一位故人。″他淡淡地扯笑。

    已经六年了。

    即使六年已过,他却仍仍够清楚地忆起她的小脸,彷佛骤降雨雪的那夜只是刚过的昨夜而已。

    〝是……皇上的挚友?″倪傲蓝瞧见南潾眼神中的落寞。

    她猜想着那人应是皇上极为喜爱的人,应该是个男人。

    因,中私下传着新皇不喜宠幸後任何一名嫔妃,连踏入一步都未曾有,再加上他方才碰触自己,她感受到是一份情动。

    现在的她是男儿身,而富豪人家或王贵族好男色,养男宠,是件稀松平常之事,是种风雅。总结以上,她想,皇上应有阳龙之好。

    〝嗯……不提也罢。″南潾收起失落神色,又道〝朕听说你多日未曾正常用膳,今晚准时至莲香轩,朕与你同食。″

    倪傲蓝略为困窘地回答〝微臣只是……看得专心而忘了时辰而已,皇上不需多在意。″

    〝你可是朕的爱卿,怎能疏於照顾,身子虚坏,谁来赔朕再一个倪爱卿?″

    〝呃……微臣知晓。″

    〝记得时辰,别让朕等着。″南潾说完便踏出运昌轩。

    目送那红衣帝王离去,倪傲蓝心底有点在意那故人是谁,只是天子心事不是她这臣子可以过问的,还是放眼於卷宗上头要紧。

    作家的话:

    终於拼来鸟~~~泪奔~~

    累得要爬去睡了~~

    明日再感谢~晚安~

    ☆、13. 莲香

    夜幕低垂,一抹薄浅月牙显现,数点星芒闪烁。

    小睿子踏进运昌轩,见主子还在埋头苦读卷宗,也不点个烛灯,那脸都快贴上纸面,匆匆捧来烛台,明亮一室。

    〝丞相,天色已晚,是否该用膳了?″一开始当他捧来食膳,皆被搁着,等到倪傲蓝欲食,都冷了,後来他便先开口询问再准备菜色。

    〝用膳?!″倪傲蓝猛地抬脸,惊呼地问〝现在什麽时候了?″

    〝回丞相,已快过酉时。″小睿子困惑看着主子,这是二周以来,主子第一次这般神色慌张。

    倪傲蓝抛下手上纸本,〝惨了……小睿子快带我去莲香轩。″。小睿子连忙提灯岭路,二人快步奔出运昌轩。

    >>>>>>>>>>>>>>>>

    莲香轩。

    此阁原叫留香轩,第六任君王总爱在领着嫔妃到此用膳,饮酒嬉戏,留得满室胭脂香,粉味久久不散,因此取名。

    直到南潾一上任,便更改名称,在轩里种植大片莲花,且规定任何嫔妃不得踏入半步。用膳时,他可不想被谁打扰,也没心思左拥右抱。

    少年帝王蹲跪於莲池边,修长洁白的手指抚於粉色芙蓉花瓣,嗅着清雅花香,噘勾绛唇,芳菲妩色撩人,连星空花景都顿为失色。

    绯红裳衣层铺散开,衬得少年肤色皎白,那抹艳红是莲香轩中最致丽的景色。

    即便是日日见着新皇美貌,却仍让近身侍卫看得入迷。

    〝皇上,您是否先行用膳?″金福在一旁,心头微颤地提醒着。丞相担子真大,明明主子几个时辰前才交代过,结果还是迟到了。

    南潾眼也不抬,直接回应〝不必。″

    这时,金福便见小睿子领着倪傲蓝疾走入院内,就对主子通报〝皇上,倪丞相来了。″

    倪傲蓝一踏进莲香轩就见不远处池湖边瑰丽男子的身影,硬着头皮走至他面前,双膝跪地,道〝微臣来迟,让皇上等候,最该万死。″

    转侧过脸庞,南潾的黑眸底处带着笑意,可面上依旧冷光漫漫,〝这点小事就该万死,那麽朝中一大票官员可真该是爱卿几百倍的万死。″

    〝皇上……微臣…″咬咬唇,倪傲蓝不知该如何回答,那些老官员的错误还真不是她这个生手能够定夺,拿来说嘴的。

    〝瞧你都冒汗了,是跑喘了?还是惊讶到了?″南潾一看也知道倪傲蓝不知该回什麽,於是打断他的话句。

    看着眼前少年额头微湿,南潾抬手用着衣袖轻拭着,他喜净,不爱与别人有肢体上的接触,但,倪傲蓝不同,跟晓岚一样不同,所以他也不怕因此脏了衣物。

    〝是…是跑喘了……皇…上…″倪傲蓝被他弄得嗓音轻抖,软袖拂过面容,龙涎香扑鼻而来,迷茫了她的思绪。

    皇上是不是又把她当成了那位挚友?

    小睿子望着皇帝的举动,瞪直了眼,再被金福的警告眼神一看,知道自己不该表露情绪,连忙低下头去。

    而金福虽也被主子的动作给惊异到,可毕竟处於中长年,加上懂得分寸,装做什麽也没见到。

    就算主子真的打算要把丞相收入成男宠,他也是乖乖闭紧嘴,话不多说。

    南潾收手理了理衣袖,桃花眼斜扫过倪傲蓝,见他双颊泛红,一时兴起问〝爱卿怎脸红了?″

    这少年面对什麽事情都面不改色,波澜不惊,只有在遇上举止亲腻的时候才会有反应,好有趣。

    〝微臣一路从运昌轩奔来……才会这般…″倪傲蓝眼神飘忽,她才不会说是因为他过份亲近造成的。她也不过是个未出阁的姑娘,怎能适应呢?

    〝这样啊,那朕帮爱卿拍顺气,可好?″

    〝不…不不敢,皇上岂可屈尊降贵!″

    倪傲蓝吓得双手护,那处可是缠上厚厚一层绑布,要是了,铁定让皇上起疑,到时要验身的话,她可是翅难飞。

    瞧着对方的惊慌,像是要被霸王硬上弓似的,南潾忍不住笑出声,冷媚的五官绽放着柔和。

    站起身,他对着金福道〝上菜。″

    〝皇上……皇上原谅微臣了?″倪傲蓝见皇帝没进一步,松了口气,只不过仍跪着不敢擅自起身。

    〝看在爱卿让朕如此开心的份上,就原谅你。″南潾抛下话,便自个儿往前走进莲香轩。

    小睿子连忙扶起倪傲蓝,後脚跟着进了轩内。

    抬眼打量四周,一幅字画吸引了她的视线。

    一夕柳絮回旋,初见芙蓉。一夜娇怯初开,撩潾难忘。

    字迹苍劲有力,一笔一划凤飞龙翔,饱含霸气。再看落款人,竟是当今圣上,让她惊叹。

    原以为皇上这番香娇艳逸,字迹应是秀气至极,却没想是这般狂放摄人。

    >>>>>>>>>>>>>

    後。夕莞阁。

    铜镜映花颜,眉如弯弯柳叶细致,杏眼盼流藏情郎。只是,不论如何貌美,依旧等不到郎君入阁。

    〝春鸾,你认为本美吗?″萧柔郁对着贴身ㄚ环问着,纤手持着木梳细细理着黑发。

    〝娘娘当然美,娘娘要是不美,其他嫔妃也别想与美沾上边。″春鸾将一支支金辇给收入盒中。

    萧柔郁转身对着她,眉心中带着忧愁,〝要是真如此,为何皇上不愿意见本?″

    春鸾知道主子一天三盼,盼着皇上踏入夕莞阁,只是期盼入深夜後,总化为失意。

    最苦自是相思情。

    〝娘娘,奴婢听说皇上对那新科状元挺上心,要不,咱们去攀点关系,搞不好有个机会能接近皇上。″春鸾回答不出主子的问题,只能将自己听见的风声报与主子,且给个建议。

    〝春鸾,若你说的是真的,是能试试。″萧柔郁心喜说着。

    皇上不踏入後,也规定嫔妃不能进入几个区域,如莲香轩,养心殿,但没规定不能与官员来往。

    初见少年那日,如粉桃盛开妩媚,那眸光一抛,带走她的心,使她嚐到何谓一见倾心。

    作家的话:

    今天字多一些XD

    女配出场\口/

    感谢 Kate喵 送的神秘礼物箱~好喜番~~抱紧~~

    感谢 羽竹 送的二棵圣诞树~乃期待?是期待偶虐男猪?还是期待线??哈哈~

    感谢 蓝雨曦 送的圣诞树~哼哼哼~想扑倒偶?没那麽容易!是乃被偶扑到狂亲巴XD

    感谢 ahsiek 送的圣诞树~谢谢乃低鼓励~银家也会好好照顾身体低^0^

    感谢 ivy_love 送的一枚好梗~~亲口~

    感谢 星翼 送的圣诞树~扑倒~~猛压XP

    ☆、14. 接触

    依旧艳阳明媚,热风吹入运昌轩。

    小睿子额上背上已出汗,连坐都坐不住,双眼看向主子,再一次暗暗佩服人家能够年纪轻轻当起右丞相,就是不同凡人。

    心无旁骛地处理公事,连一滴汗都没着落,果真是卓荦超伦!

    走出屋外,想去透透气,却见到有一贵妃迎面而来,小睿子连忙向前道〝郁妃娘娘吉祥。″

    〝倪丞相在吗?娘娘想拜见他。″春鸾客气地问着。

    〝娘娘稍等,奴才去问问。″小睿子转身入轩,不久後又出来,将萧柔郁及春鸾领入。

    倪傲蓝起身,与萧柔郁问安後,入座,二人端着高山清茶品着。

    大眼带着冷意,悄悄打量着萧柔郁,倪傲蓝不得不承认对方果真是位绝代佳人,可惜她很难对她有好感。

    在小睿子来通报时,她顺带问了郁妃的家世背景。欲与人相交,不知是敌是友,起码也要知道对方来历。

    这,十一年後再遇,真是冤家狭路必相逢。

    萧柔郁,正是萧崇越的爱女,杜氏所生下的千金。前皇帮太子选妃,自然考量以拉拢几位大臣为主,萧崇越便是其中之一。

    〝不知娘娘今日来所为何事?″倪傲蓝缓缓起话,面上带着笑意,可笑意不达眼底。

    〝听闻丞相才华过人,柔郁前来拜会,还望丞相不嫌弃柔郁。″萧柔郁柔柔地回答,有些紧张地握着瓷杯。

    没有在一开头就要求倪傲蓝牵线,她采取的方式是先熟识後再请求,这样也许他会看在情份上,帮她忙,否则,太是强势逼人。

    有求於人,必然先降低姿态。

    心不在焉地喝了口茶,倪傲蓝淡道〝郁妃娘娘言重,微臣只是将父亲所教用出。″,她还不清楚萧柔郁找上她的目的是什麽,但,她不会拒绝与她来往,因为这是一条多少可以打探萧府风声的管道。

    尤其是,如果萧崇越要对义父下手的话……

    与倪傲蓝闲谈二刻钟後,萧柔郁才离开。她走回桌前,继续批改公文。

    >>>>>>>>>>>>>

    远山青青,白云悠悠,徐风吹皱湖面,万倾琉璃荡漾起。

    皇楼琼之大,连着长烟湖也这一望似不着边际,让倪傲蓝暂时将公务放置一旁,愉悦赏着湖景。

    但,她想不论山水如何引人入胜,也比不过眼前帝王的美貌魅人。

    半头墨丝轻系金细绳,紫绸夏纱如蝶儿随风扑动,平时张扬媚色墨眸掩落,盛颜桃腮,如蔷薇般惹人贪看。

    皇帝容貌真将後佳丽给狠狠比下去呢。

    〝爱卿,陪朕赏湖,没碍到你治理朝务吧?″南潾依旧阖着眼,可习武的他能察觉近身人物的举动,可感受到目光。

    二个多礼拜以来,他天天至运昌轩走动,待的时间不长,因午膳及晚膳都会见着倪傲蓝。偶尔谈论国事,拟定对策,偶尔聊聊奇闻轶事。

    无意间,倪傲蓝常常透露各地人文风情,那是他不管身为天子或皇帝都没亲自见闻过的。

    他听得入迷有趣,特别是当倪傲蓝说时,结合施政建言,眼神灼亮勾人,眼角尽是欣喜,让他常忍不住就抚上他的眼尾。

    问倪傲蓝怎麽年纪轻轻会有如此丰富的阅历,他的回答却是从几个好友那听来的。

    倪傲蓝怎敢跟南潾说真话,这些经历都是前世累积来的,这世各州县即使有变动,应也不会差到哪里去,毕竟风俗不是一二天形成的。

    〝怎麽会,微臣高兴都来不及了。″感觉自己的确快要被压力,卷宗给淹没压坏,倪傲蓝正觉得自己应该抽空去外走走,刚好圣上就邀她来游湖,她没有任何犹豫就答应下来。

    〝朕想,爱卿日日点灯,三更还放不下卷宗,再不出来散心,可不知要白了多少发。″

    〝为皇上分忧解劳,若真白发,微臣也觉得值得。″

    南潾掀开眼皮,往前一倾,修长的大手撩起倪傲蓝一束垂落黑发,轻笑道〝爱卿舍得,可朕舍不得啊。″

    前几日他无意间得少年几缕青丝,那瞬间竟让他分外心神荡漾,只留片刻,却印在他的脑海中。今日有机可趁,他自然不放过。

    心里对这少年丞相的喜爱越相处越多,犹如绿树盘交错往泥土下植。

    可......是该如此吗?合该如此吗?

    漂亮帝王的嗓音清醇好听,说着舍不得时带有种情人间的暧昧,让倪傲蓝脸颊又不争气地红了上来。

    见那节骨分明洁净的五指缓缓地磨搓着发丝,更使得她心头躁动起来,全身发热,想扯回秀发,却又难以启齿要求。

    眼眸忽转,瞧见一株芙蓉离船身甚近,倪傲蓝想也没想地扯开话题〝芙蓉真高雅,微臣要折摘回运昌轩上。″

    说着便激动地起身,由於她只顾着想避开窘境,却没注意到小船易晃。

    〝当心。″南潾出言,可为时已晚。

    倪傲蓝重心失衡,身子往前扑去,整个人趴在皇帝身上。唇瓣覆印在帝王的颈部喉结上,双手挡在彼此上半身间,也因此着实的膛。

    〝嗯……″一声微沉且有着令人发烫的低吟流泄出来。

    作家的话:

    皇帝动心鸟~~

    ☆、15. 情思(微H)

    瞪大双眼,手中的触感及耳中的吟声,让倪傲蓝深知大事不妙,连忙争着想要坐起身。

    船上不比陆地来得稳,何况是扁舟小船,更容易因重量不稳而摇晃。

    〝别动。″南潾的嗓音低缓却饱含不容置疑的霸气。

    少年掌心的热度透过薄裳煨上他的肌肤,还能感受到软软的手心,至於吻上自己的喉结,那处留着温意,诱使着他情欲猛然窜出。

    跨间的男物已然勃发,又被倪傲蓝蹭得更加硬挺,使他有股冲动想压制他,撕开他的袍服,上他的躯体,占有他臀缝间的小洞。

    面对少年,他怎该会有欲望呢?!而且体内渴望竟如此轻易地被撩起。

    他喜爱的是晓岚。

    可,现下对倪傲蓝却有想将之生吞入腹的疯狂。

    帝王那声轻喝着实吓到倪傲蓝,她正脑着自己的鲁,全身因羞耻而发热,面容泛着粉桃色,粉唇微抿,她偷偷抬眸望向皇上。

    不看则罢,一看则欲罢不能。

    玉面添上一道粉绯,墨眸沉邃晶亮如夜空闪着数百星辰,朱唇轻启,眉间眼稍尽显媚色,如娇艳牡丹引人恋上。

    心火突升,倪傲蓝觉得体内血气异常滚热,加上炙阳烈烈照身,唇乾舌燥,直觉地探出小舌,舔过唇瓣。

    盯着倪傲蓝吐出的一截粉嫩色舌尖,南潾眼瞳一缩,欲龙发硬叫嚣着,他轻声地说〝爱卿,别诱惑朕。″

    诱惑……?

    倪傲蓝不懂皇上怎麽叫她就着这姿势别动,然後又说她诱惑他,这事哪门子的思维逻辑?

    不过看着南潾越发嫣红的双颊,俊美杏面几分妖媚姿色流转,她的体温又上升了些,忍不住再次用舌尖润泽嘴唇。

    那舌如未开的花苞般清纯动人。

    南潾微撑起身,大手一把扣住倪傲蓝的後脑,压向自己,直到二人的鼻尖相触,〝爱卿是故意的?″,说罢,伸舌用着极缓的速度舔绘着他的微湿唇瓣。

    瑰丽的天子容颜突然被极致放大,倪傲蓝定定地望进他那犹如幽潭的美眸,被牢牢吸附住,感觉他正煽情地扫着自己的粉唇,她应该要推开他,但她却动弹不了。

    小船上,金福已转眼眺望远方山景,双手依然尽责地一下下摇着船桨,丝毫不敢观赏主子与丞相的龙阳互动。

    〝皇上……微臣不懂……″倪傲蓝半响才找回自个儿的声音。由於方才她不敢全然把自身的重量压上南潾,使着力撑着,这会真酸软,把身子全落在他身上,立即感觉到某个坚硬的物体顶着大腿。

    她虽然前世今生未经验过床第之事,但她多少也听闻过男子与女子生体构造的不同,因此耳烘烫,脸红得都快要滴出血来。

    瞧少年一副受惊又娇羞的模样,南潾真想将他按在这处,做起令人亢奋的欢爱举动,只不过地点不适合,金福还在场,况且……他还没理出自己的情思。

    暗暗调养翻腾的血气,平覆下体的欲火。

    〝当朕没问。″南潾放开手,撑起身将倪傲蓝给扶坐好,又道〝下回坐小船别再这番折腾,否则朕绝不饶你。″

    语毕,他闭上眼,专心地感受凉风吹面。

    倪傲蓝尴尬地应声,指腹抚过唇瓣,上头似乎还留着暧昧的舔弄感,让她羞涩。

    心底对此有着喜欢,却又有着矛盾。

    她面对的是大景国帝王,他是君,她是臣。

    皇上好男色,若真想收她为男宠是万万不可能,身分别曝光不说,到时他若知道自己是女儿身,是否失望,甚至嫌弃她?

    对帝王,这是一种奢望,一份无未来的情份。

    >>>>>>>>>>>>>>>

    少年长发披散,纤瘦腰骨亭亭优美,大眼半眯带着艳色,脸蛋红润,素手紧揪着明黄床褥。

    〝嗯…皇上……啊…疼…″低哑的嗓子逸出软软吟声,有另种让人酥骨媚风。

    〝爱卿…好紧……″南潾的大手紧箝住少年的臀瓣,将大的埋进那细嫩且无人造访过的後庭。

    水点点随着利刃被带出,染着粉色血渍。垂眸盯着身一下下没入倪傲蓝的股缝间,感受里的嫩不停地夹挤着分身,让他忍不住地喘起起来。

    〝皇上啊……慢…慢啊…″倪傲蓝眼角润着泪珠,双腿被大大地分开,被强迫半抬起腰部,承受着俊美天子的侵犯。

    南潾重力地抽他的软处,每次顶入,就觉得被他紧紧地吸入往体内去,〝爱卿…朕克制不住……只能快…″,低头舔吻着他优美的颈子。

    少年挣扎着想逃脱这狂乱的节奏,却被死死地曳在床褟上,声一声高过一声。

    硬的毫不留情地入拔出,带着一种刺激又夹杂着疼痛的快感,使得倪傲蓝失魂,津沿着嘴角流下。

    盯着少年春色满面,双颊驼红,即便肤质蜡黄且差,依然掩不去他那双单纯的眼眸染上欲色。

    〝爱卿…你弄得朕好爽……朕真想天天玩弄你……″南潾哼出吟声,加大腰间的摆动,抽得身下少年呻吟不断。

    猛地,春境退去,换来一室富丽华贵。

    金福站在龙床旁,颤颤竞竞地开口〝皇上…还有三刻便要早朝。″

    以往主子都自个提前一个半时辰清醒,再唤他进来服侍,可今日却等不到叫唤声,於是他硬着头皮进入,怎知还见到主子沉睡在床上,又等了一刻钟,实在等不住了,便唤醒主子。

    南潾起身,心头似失落,似荡漾,似懊恼。

    他已经连续几日了春梦,对象还是个少年,难道他转?好起男色来?

    这几日也因此他刻意缩短与倪傲蓝相处的时间,却怎知,春梦越演越烈,叫他都快没了定力。

    作家的话:

    这边写低素男男低H.......

    应剧情需要=U=

    如果雷到亲们...请多多包涵XD

    潾哥哥开始纠结了~接下来会纠结滴更严重XDDD

    感谢 Kate喵 送的圣诞老人~好可爱喔~有雪白低胡子~喜番~

    感谢 羽竹 送的圣诞树~乃真乖~奈心低等~奉上文文黑XD

    感谢 星翼 送的圣诞树~乃真素可爱~亲口~

    感谢 karmkarm 送的二棵圣诞树~银家哪里猥琐~明明就素男猪猥琐(打飞)(音:孩子还不素亲妈教来滴!)

    感谢 沙漠大王 送的圣诞树~银家会好好努力低~那个乃低名字好霸气~让银家笑鸟XDDD

    感谢 草莓提拉 送的美味甘橘~抱个\口/

    ☆、16. 请托

    蒙蒙细雨纷飞空中,为炎热的午後带来微微凉意。

    运昌轩外的简雅凉亭内,少年少女相对而坐,石桌上摆着雪白宣纸及文房墨宝,一只栩栩如生蓝尾鸲跃於纸上,少年执笔在上头添上几划,增添墨画的丰富。

    〝倪丞相画得真妙。″萧柔郁认真地赏着画,咬了口春鸾递过来的桂花糕。

    〝郁妃娘娘画鸟儿才是入神。″倪傲蓝浅浅笑着。

    三周以来,萧柔郁天天都来访,有时留二刻钟,有时是三刻钟,二人聊的不外乎是琴棋书画。

    对於萧柔郁了解得多,倪傲蓝对她的感觉自一开始的冷然防备,到现在转变为是有了友善。

    虽然杜氏对她及妹妹傲青苛刻且恶毒,但萧柔郁完全没有杜氏的影子,单纯的格及想法,就像个不食人间烟火的孩子,实在让她很难厌恶她。

    若说她倪傲蓝这个人心肠软,也不是真如此,她只是认为冤有头债有主,萧柔郁只不过是杜氏所生的女儿,但并未曾对她做过伤害的事,她不会因此而连带恨她。

    萧柔郁勾起柔美的微笑,拾起毛笔,沾了点色料,又往纸上作画。

    眼眸望了眼垂首细画的倪傲蓝,她略微紧张地抿了抿唇瓣後,开口〝倪丞相,皇上……近来可好?″

    笔尖一钝,倪傲蓝的脑海中不禁浮出那日游湖的亲密接触,心跳微微加速。

    抬眸瞧着眼前神色略羞的少女,她大约猜到她的心思,回应〝皇上神奕奕,朝政在他的管理下,日渐昌隆。″

    〝那……那…倪丞相觉得皇上会喜爱怎样的女子?″

    〝郁妃娘娘,傲蓝不知皇上的喜好,实在难以回答。″

    倪傲蓝有些疑问,难道萧柔郁没听说过皇上好男色的传闻?

    再者,望着萧柔郁眼神中带着浓浓的爱慕,她不敢告诉她皇上有断袖之癖真有其事,怕伤着少女的心。

    〝…….这也是……″萧柔郁尴尬地低眼呆看着水墨画。

    放下手中的狼毫,倪傲蓝轻问〝郁妃娘娘如想知道,何不直接去问皇上呢?″

    〝皇上并非嫔妃想见就能见着,皇上不入後,连几个中区域也禁止嫔妃进入,柔郁进二年,能见皇上的时机也只在节日庆典上而已。″萧柔郁说着,小脸写着忧伤。

    那艳姿芬芳总在遥远处,难以相近。

    启唇,倪傲蓝想安慰,却又不知该从哪处讲起,犹豫间,又听见她要求着〝倪丞相,柔郁想请您帮个忙……″

    〝帮忙?傲蓝如何能帮上忙?″

    皇上喜欢的是男子,向已成定局,她不可能说服皇上转,再说,若真转爱女子,她也无法替萧柔郁牵线……

    想到南潾抱着其他女子,她就觉得心头难受起来。

    〝倪丞相,可以代替柔郁将这物品交给皇上麽?″萧柔郁自绣中拿出个水蓝荷包,色泽柔和,上头绣着睡莲,一针一线做工细,将之递给了倪傲蓝。

    看着手掌中的荷包,又转眸看着殷殷期盼的少女,倪傲蓝不忍心拒绝她,於是应了下来,将荷包收进袖里。

    自古秀颜花貌总惹情丝牵,能使伊人回盼又是多少人。

    >>>>>>>>>>>>>>>

    莲香轩。

    晚膳一如往常备着帝王及右丞相喜爱的菜色,绿蔬翠绿可口,嫩鲜美腾着热烟。

    不过,倪傲蓝却没什麽心思进食,嚼着食物的速度缓慢,脑中不停地想着白日萧柔郁拜托的事。

    〝爱卿怎麽?今晚菜色不合胃口?″南潾扫了几眼,便知道倪傲蓝吃得不多,而且一副心不在焉的模样,不知在想什麽。

    倪傲蓝被帝王一说,抬起大眼,对上他明的目光,立即有些心虚地垂眸盯着眼前饭碗,回答〝怎会,御厨手艺之好,微臣还怕嘴被养刁了。″

    〝那爱卿倒是跟朕说说,方才在思想何事?″南潾凤眼微眯,对於倪傲蓝并没有主动提到心事,觉得略是不乐。

    他要知道关於少年的全部,任何情绪,任何想法,任何举动,他都要掌握。

    〝嗯……微臣只是在想…几个州县的施政是否达到效果。″倪傲蓝找了个理由应付。她还没想到该如何跟皇上提萧柔郁的事,也二难於是否该给出荷包。

    若让皇上知晓她与後嫔妃接触,不知会如何。

    〝只是这样?″

    〝是……″

    〝没有瞒着朕任何事?″

    听闻皇帝的问话,倪傲蓝心藏猛颤,咬咬牙後,依然应着头皮道,〝没有。″

    南潾微愠,修长手指扣住少年的下巴上抬,一时间,二人额头相抵,他缓缓地威胁〝爱卿要是敢有任何隐瞒,下场不是爱卿承受的起。″,张嘴轻咬着软唇,力道不大,可也会感到微疼。

    怔怔地看着艳容张扬,倪傲蓝被帝王的啃咬弄得羞涩,对於他的话她能够完全明白。

    就是因为不明转交荷包出去的後果是如何,她才会暂时瞒着。

    盯着倪傲蓝纯色的眼眸,使南潾联想到春梦里,就是这双眼染上春意,感动人,勾引着他不停地律动着腰身,将自己的欲龙身埋进他的体内。

    想着,舌尖禁不住地直闯入少年的口中,扫过嘴,缠上柔软无比的舌,他挑逗着,看着楞得彻底的倪傲蓝。

    作家的话:

    又再更进一步鸟XD

    感谢 月珞樱 送的小灵打卡~乃这麽喜番让银家好海森~狂抱住猛亲XD

    感谢 ahsiek 送的多汁水梨~谢谢乃低鼓舞~银家会尽力低~

    ☆、17. 欲网

    双瞳翦水潋潋样,在那池清湖中,映出灼灼火苗,带出丝丝愠气。

    倪傲蓝沉入墨蓝水中。

    感受绝美帝王以不容反抗的霸气,狼舌窜入嘴中,热情地磨搓着自己的小舌,紧紧缠着不放。

    〝嗯……″倪傲蓝下意识地哼出声,被他磨得全身开始发热,心颤得不像话。

    一声哑哑的低吟钻入耳中,南潾感到炙热的情欲被挑起,跨间巨龙已充血硬翘,等着征服眼前少年娇嫩的小菊儿。

    在梦中,就是这浅吟逼得他亢奋疯狂。

    大手顺着倪傲蓝的背部往下移至臀部,贴上去,洁白的五指收拢,抓握臀,没想到那手感竟是出其的好。

    南潾以为平日看似纤瘦的倪傲蓝应是浑身没几两,瘦如竹般,想不到股是柔软中带着韧,让人忍不住想用力掐玩。

    脑中这麽想,身体立即付诸实行,施力捏着臀瓣。

    〝啊…疼……″倪傲蓝从没与男子有身体上的接触,又岂知道皇上会突如其来做出暴的举动,惹得她低叫。

    吻着少年的下巴,南潾面上牵起一抹笑意,将他的冷媚花容增添出妖惑邪气,艳丽得如同鲜红的牡丹花。

    梦境春色中,倪傲蓝也是这麽吐着吟声话语,在他狠狠贯穿入菊时,喊着疼,喊得他不顾他是否适应,硬是得他高声浪叫。

    金福在一旁见情势不对,立即遣退小睿子及二名女,自个儿也不动声色地退出莲香轩,顺带上大门。

    〝今晚你们可见着什麽了?″他对着三人问,细小的眼眸发出光。

    〝回金公公,什麽都没瞧见。″小睿子及女们低头回应,心里皆知晓,这事绝不能拿来当茶馀饭後话题,也绝不能拿来嚼舌。

    来回扫过三人面色,金福满意地道〝很好,嘴是拿来吃饭及说该说的,要是让我知道谁说嘴,准备往後日子就当个哑子。″

    三人一听,脸色渐白,连忙应付着金福的告诫。

    轩内的二名少年,此刻正相贴着。

    〝爱卿,你真是让朕爱不释手。″南潾的大手持续地揉着倪傲蓝的臀部,唇舌亲舔完小巧的下巴後,沿着颈子下滑。

    少年的颈子纤长且线条优美,完全无任何凸起之处。

    〝爱卿的颈子真平滑,连喉结都没有。″南潾赞叹着,说完,抬起手就要扯开倪傲蓝的衣襟。

    此刻,原本坠入皇帝编织出的欲网之中的倪傲蓝猛然拉回神智。

    她现在是扮演男儿身的朝廷大臣,不是在闺房中的少女。

    她绝不能让别曝光,否则皇上降罪下来,会连累到义父义母,甚至是不相干的一票人。

    使出全力,倪傲蓝一把推离南潾,使得自己往後跌坐在地板上,双手紧紧揪住襟口。

    差一点,再晚一步,天子就要发现自己上的裹布。

    南潾没料想到少年会卒然推开自己,怀中的暖意消失,让他不悦,可转眸对上那双不知所措的眼眸,他有些责怪自己太过於躁进。

    被他轻咬得略红肿的唇瓣配上无辜慌乱的大眼,真让他想把他揪回自己怀中,继续品嚐他的美味。

    〝爱卿怎如此不小心,万一跌伤了怎办?″南潾皱着眉心,起身欲向前将倪傲蓝给扶起身,却见他更紧张地往後蹬去。

    倪傲蓝盯着貌美帝王的举动,惊悚得往後头躲。

    她怕再一次的爱抚会让她真的沉沦下去,真相会大白,到时她连逃连阻止的机会都没有。

    南潾被少年的动作给弄得微怔,修长的身躯站在原地,没再前进一步,轻声地问〝爱卿怕朕?″

    〝不……不是…皇上…微臣…这…微臣需解手……″倪傲蓝不知该如何跟皇帝解释自己的行为,随口推了个理由,快速地站起身,退出莲香轩。

    是喜欢他的碰触,是喜欢他吻着自己的感觉,但时机不对,身分不对。

    大门猛然被打开,金福错愕一下,见右丞相急急忙忙往茅厕奔去,忍不住猜测难道是今日御厨做的饭菜有问题。

    於是,他跨步走入屋内,瞥见光洁的地板上躺着一个水蓝物品,顺手拾起,走至主子身旁。

    〝皇上,倪丞相是……闹肚子疼?是否饭菜做得不妥当?等会奴才去处置厨子。″

    〝不必。″

    心中五味杂陈,南潾清楚明白倪傲蓝不是有内急,而是不知该怎麽回应他,所以才藉口逃离。

    以他的身手,他绝对可以在少年碰触到门把时将之一把拉回怀中,但他没这麽做,因为他不想逼死他,因此他忍住拖回他的冲动。

    果然还是太着急太没定是麽?

    〝手里拿的是什麽?″南潾见金福手中握着某物,似乎是女人家的东西。

    金福恭敬地递给主子,道〝这应是自倪丞相身上掉落的,稍早奴才没见着地上有任何物品。″

    仔细一看,是个细致漂亮的荷包,南潾黑眸深深地注视着荷包右下方那角,上头绣着单字「郁」,再动手打开,里头塞着一张小纸。

    「长相思兮长相忆,短相思兮无穷极,

    早知如此绊人心,还如当初不相识。

    日日等盼与君逢,问君是否知妾心?」

    作家的话:

    今天先这样了......=..=

    晚上要忙翻了......

    送礼名单明天再感谢~~~

    要哭奔去忙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