辣文网 > 辣文肉文 > 灼芙蓉 > 全文阅读 30-35

全文阅读 30-35

 热门推荐:
    30. 玩弄(H)

    鹅黄罩纱层层幔幔垂落,泻下一地,东海明珠透著柔润光芒,照得满室金灿辉煌。

    宽大的龙床上,明黄薄被半披散於床尾,拖挹至地面上,少年跪於娇软香躯之间,修长好看的大手撑压著曲起的雪白长腿,跨间的男反覆刺入。

    少女十指将身下平坦无纹的床被给绞出一道道皱摺,无力的身子任由他摆布著,嫩汩汩汁泌出,是她的水混著龙。

    不久前,倪傲蓝在白烟袅袅的浴池达到高潮後,南潾也相继泄出在她的体内,大量的体灌满下腹,让她又胀又酸。

    接著,他抽出半软的,不少水流出融入温水中,大手探进小,帮她清理著残,这举动引得她慵懒地低吟。

    一个中了深度迷药的年轻少男,哪经得起她这麽娇媚的挑逗。

    跨间的立即充血硬翘,南潾将人儿给转面对自己,轻易地抱起她,吓得倪傲蓝环上他的身躯,深怕自己一不小心就落入池子中。

    〝宝贝,好好圈住我。″他说著,一手扶著大塞进她紧小的洞。

    〝嗯……潾哥哥,你怎麽还……又……″她红著小脸,面容埋在他的肩窝,男物立即撑满小的饱实感窜上背脊,使得她不自觉地缩了几下软。

    南潾捧著她圆翘的臀瓣,低笑著〝怎麽?不相信我说的,还有的你受,以为我不行了?一见你这小妖勾引我,我就想一遍遍弄你。″

    〝人家没勾引……嗯……″

    大猛地上顶,圆头边磨著深处,直抵上子口。

    〝没勾引?那小怎麽吸了我几下?嗯?″少年舔著她的耳垂,不等她的回答,径直地踏上水阶,跨出浴池,朝龙床方向走去。

    倪傲蓝慌得不得不双手双脚紧攀著他强健的体魄,〝潾哥……哥……嗯……让我下来……自己走……好……″

    〝不好,我就爱这般著你边走。″

    〝潾哥哥……你坏……啊……″

    随著他的走动,硬的男也一下一下抽著水,更因为她的紧绷,深入地戳进她的体内,嫩夹得大一阵舒爽。

    〝宝贝,我的确很坏,因为,无数个夜晚我都幻想著这麽干你。″南潾牢牢掐著她的粉臀,每往前走一步,窄腰就用力一挺,将大整进里。

    唔……她的潾哥哥说的话语好荡,好邪恶,可是……她竟然好喜欢,总是惹得她既亢奋又羞耻。

    白盈的双贴著他壮的膛上下磨蹭,二点嫣红被逗得翘起,小含著他大的,磨得她下腹又升起点点搔痒感。

    〝啊嗯……好深……″她昂著小脸,娇吟著。

    南潾顶弄著她,本应是直接上龙床去,可念头一来,他抱著她,走进三面镜那处。

    这三面镜子摆成一个三角方位,原是他用来检视自己身躯筋骨锻鍊情形,每寸肌骨骼是否正位,有无长畸,必须注意,否则血气行走不顺。

    他想,无心柳柳成荫,呵。

    〝宝贝,瞧瞧你的姿态多媚人,嗯?″他咬了下她噘起的粉嫩小嘴,墨眸盯著少女粉粉腻腻的面容,长睫轻颤,清澈大眼半眯,夹著春意娇媚,桃颊如盛开的芙蓉,清新又惹人怜。

    听著南潾的话语,眼眸左右环视,就见娇小的她密贴挂在挺拔修健的少年身上,二条粉雪长腿紧环住他的腰,一硕大的紫红正深浅出著,二片贝贴附著身,随著男物进入就被略挤进,抽出就被拉扯,那画面乱不堪。

    〝唔……我……我不要看……″倪傲蓝将脸窝进他的怀中,真觉得没脸,他怎麽可以这样欺负她,想著,张嘴狠狠地咬著他的肌。

    那点啃劲对南潾来说本不算什麽,甚至很让他奋,腰部挺动的幅度加大,得她哼哼叫著。

    〝嗯……你不看,我看,就看宝贝的小吃著男的模样,呵……好浪啊。″他抱著少女,走近其中一面镜子,将二人交合的姿态看得更清楚。

    倪傲蓝自眼角馀光当然也把这靡的景象给看入,羞得低叫著〝不要!不要!潾哥哥……我要去床褟上。″

    唇角轻勾,南潾眼底尽是坏意。

    他的宝贝单纯极呢,上了床,她铁定应付不了他的力,现下这般,至少还挺消耗他的体力,床上的话,铁定到她二腿都合不拢。

    〝好。″男嗓浅浅响起。

    没想到他竟然爽快答应,倪傲蓝正想说话,又听见他道〝上床去,宝贝不能再喊不要。″

    〝嗯……″她硬著头皮回答,好过在这随意都能看到自己放荡的春样。

    一上龙床,南潾立即压著她,大手扣著纤细的脚踝,将二条玉腿大大敞开,狠戾抽起来,顶得倪傲蓝喘不过气来,开始抽噎著〝啊啊……潾……哥……哥……啊不……不……″

    〝嗯……宝贝,你说过不会喊不要的。″他不顾她的娇弱,这时,女人越是哭泣,越是撩拨起男人的兽。

    大刺入拔出,享受著软的紧锢,低垂黑眸,他盯著自己的男物一下下没入她的体内,占有感是如此深厚,侧过脸,张口含住她圆润白莹的脚指头。

    〝啊啊……潾……″少女想叫著他慢点,可逸出唇瓣的话语全数破碎散光,只能无助地喊著他的名。

    小接受著强烈的舒麻感,灼热不已,她都不知道该怎麽承受更巨大的愉悦,身子发抖颤著。

    〝叫得真好听,宝贝儿。″南潾绛唇欢快扬起,一双星眸勾著艳色迷人,墨发湿润地贴在玉白肌肤上,衬得如天降妖绝俗。

    她眯著水眸,瞧著眼前少年国色天香,心,不自觉地沉迷发烫。

    眼眸一转,望进她右脚背上那块红印,如梅花般绽开,老天连给她痕迹也是这般美丽,舌尖舔著那处,娇躯上上下下他都得吻过一遍。

    〝唔嗯……好……啊……″倪傲蓝受不了地叫著,弓起腰身,让他的硬更被纳入。

    臀部越摆越快,南潾喘著道〝不……怎麽让宝贝儿爽,嗯……″,玉袋拍打在她的粉臀上,发出啪啪啪的声响,〝呵……绞得这麽紧,潾哥哥得你爽吗?″

    〝爽……啊啊……呜……慢啊……″

    〝呵呵……确定?″

    〝嗯嗯……慢……″

    南潾满眼恶意,将她的腿圈上自己的腰,突然用著极为缓速进出,轻柔地厮磨著小。

    没了狠力的冲撞,这种慢推让小立即涌上骚意,简直要将身躯给逼疯,少女渴望地要求〝潾哥哥……别玩我……快点快点……″

    〝不是说要慢麽?我怕宝贝儿吃不消。″他继续慢斯条理地抽送著,邪肆地淡笑。

    〝不会……求你……潾哥哥……求你玩我……″她忍不住,丢脸的话都直接说出来,她只想要他狠狠入她。

    下一刻,南潾狂力地顶弄她,大手分别握著二团粉玉,使劲地揉捏著,白皙盈上浮现道道爪痕,大入抵著子口磨戳著不放。

    疯狂的掠夺,他将她深压入软垫间,前後狂猛地摆腰,抽,将坚固的龙床晃得发出吱嘎吱嘎响声。

    没多久倪傲蓝双腿猛夹紧他的腰际,喷出蜜,〝啊啊……不行了……嗯啊……潾哥哥……″,小手简直要将床布给揉碎。

    在她达上至高的欢愉时,南潾被小夹得一阵爽快,〝嗯嘶……好紧……″,关一松,深抵进她的体内,白全数喷灌入她的子里头。

    他趴卧在她的身子上,面容埋入她的发间,喘著,而她也喘著气,二人的呼吸节奏似乎融在一起,吸气,呼气,这般契合。

    就在倪傲蓝累得昏昏欲睡时,感觉杵在小里的竟然又暴涨硬勃,她吃惊地想推开他,却被他牢牢压住。

    抬眸对上他的黑眸,淡淡的红似燃烧的火苗,她虚弱地娇叫著〝不……潾哥哥……我累……″

    不分由说,没等她说完,他已经直接动手将她翻身趴贴在床褟上,大再度闯入那已经灌满水,还略微合不上的小,咬著她的肩膀,〝宝贝儿,只要躺著让我干就好,呵呵~″

    〝啊嗯……潾哥哥……呜……别啊嗯……呜……″

    少年的轻笑与少女的娇吟回盪在养心殿,久久不歇。作家的话:嘤嘤嘤……大爆字=……=写著写著……本想拆开……还是弄在同一章节……端完这盘~再端下去……皇上恐怕真要一阵子後才知道小羊是谁=U=感谢 嫩嫩豆腐 送的9棵圣诞树~吓死银家鸟~惊叹号都现了XD感谢 clenemtine 送的一枚好梗……MUAMUA……感谢 kkk9 送的甘甜柚子~银家向来立志当亲妈低压~爱女猪~虐男猪(喂)感谢 月珞樱 送的圣诞树……亲口……感谢 月满 送的日式三层餐盒~再不在一起,银家会被拖出去围殴XDD感谢 月白幽 送的圣诞树~抱紧~感谢 暗夜·星辰 送的魔法巧克力+超甜巧克力+魔法+星星糖果罐~大大亲口……感谢 ahsiek 送的圣诞树~银家也爱羊炉(打飞)这章涮到爽……(流汗)感谢 cdywang 送的一枚好梗~啾啾啾……感谢 tina85056 送的魔法巧克力……抱一个~

    31. 夜离

    欢爱云雨歇停,空气中飘散著浓浓的情欲香味。

    年轻帝王终於餍足地放过甜美的少女,侧著淌著薄汗的身躯,将她轻拢在怀中,嗅闻著青丝淡雅香气,沉沉睡去。

    直身後传来平稳地呼吸声,倪傲蓝才费力地睁开双眼,虽然眼皮如铁矿般沉重地压下来,体力也似乎到了极限,可,她绝对不能与他一起在龙床上入眠。

    将今晚的情形想了一遍,皇上极可能还没发现倪傲蓝就是晓岚,否则他会问她为什麽要女扮男装,会叫出傲蓝这二个字,所以算是万幸逃过一劫。

    轻手轻脚地脱离他的怀抱,再抽来龙枕塞在他的怀中,这麽一来,至少短时间内还不会惊醒他,她得要为自己留点时间离开。

    倪傲蓝打开衣柜,想也不想地直接翻出冬袄黑色披风,若她选择夏衣,一定会被皇上看出破绽,再来,没其他衣服可穿,这披风还可完全掩盖住她的身型及容颜。

    接著,趴上清凉的暗底金砖,手指边敲边找寻著不同处。

    一般来说,龙寝都会设置秘密通道,以便紧急事故,天子能够安然无恙逃脱。而她现在不能光明正大从正门走出去,只能找後门了。

    老天很帮忙她,没一会就找到通道口,接著她将浴池内的碎布捞起,桌上的右相玉佩戴著,稍为将龙床四周给整理下,至少掩盖点痕迹,最後进入通道。

    >>>>>>>>>>>>>

    叩叩叩……

    一道持续轻微的敲门声将倪政钧及孟茹鸢自黑暗中惊醒,他率先下床拉开房门,错愕地看著眼前的义女。

    〝爹……″倪傲蓝知道这时间扰人清梦实在不好,但她想不出还有谁能够帮自己。

    〝傲蓝,你不是留宿在皇内吗?″

    倪政钧盯著女儿原本的样貌及身上那厚重的袄布,在月光的投下浮出九爪金龙图纹,下意识欲伸手拉起那块布,却被她後退一步的举动而止住。

    〝爹……那个……我……我里头什麽都没有……″

    〝啥?!″饶是见多识广的成年人也一时难以消化她给的话。

    〝爹,能不能让娘……到我房里……嗯……我一个人身子累得快动不了……″

    孟茹鸢闻言,立即穿上了外衣,走出来扶了倪傲蓝,给了丈夫一个眼神後,往卧房走去。

    这时倪政钧才恢复情绪,立即吩咐ㄚ环备热水送至房里。

    >>>>>>>>>>>>>>>>>

    将下人遣退後,倪傲蓝才卸下披风,让孟茹鸢缠扶著踏入水桶内沐浴。

    看过义女全身上下,处处都是令人耳红的紫青印痕,不用多说,孟茹鸢也明白发生什麽事情,拾来湿润的软巾,替女儿拭擦。

    〝蓝儿……是谁?″

    〝嗯……是当今圣上……″

    「圣上」二个字劈得孟茹鸢怔住,半晌才找回自个儿的声音,说〝那……那皇上……″

    〝娘,皇上似乎没发现我真正的身分,您还记得六年前我失踪那时吗?那天……″

    倪傲蓝首次将这尘封在心底的秘密告诉第三者,略略述说後,再将今夜的事予以义母知晓。

    〝真是天定姻缘。″孟茹鸢浅浅地笑著,〝那蓝儿呢?蓝儿喜欢皇上吗?″

    脸颊微红,倪傲蓝轻轻地点头,可又涩然地说〝但女儿跟皇上是不可能的,女扮男装是欺君大罪,我不能连累您跟爹还有其他人受罪。″

    孟茹鸢轻抚著女儿的发,慈爱地回应〝蓝儿,我跟你爹本是膝下无子,是你让我嚐到天伦之乐,若为了你的幸福,娘可以牺牲无所谓的。″

    〝娘!″

    〝傻ㄚ头,不管你怎麽做,娘永远都站在你这边的。还有二个时辰早朝,需不需要你爹帮你告假?″看得出来义女也纠结於这点上,而孟茹鸢也不再说。

    女儿的个她是明白了解的,一但决定就是做到底,除非,她自己能领悟,去看透彻,否则硬来也是没有用的。

    〝不……娘,帮我跟爹说,我还是得去早朝,否则会引起皇上的猜疑,可今日,可能需要爹多暗中扶撑我。″倪傲蓝说著,脸淡越发绯红。

    全身酸痛,尤其是二腿之间,只要动作稍大,就会扯动肌,疼得要命,而小更是火辣辣的烧著,潾哥哥简直是……吃人不吐骨的……色魔……

    〝好,我先去跟你爹说,我想他现在可是在外头等著乾著急。″孟茹鸢拍拍女儿的脸颊,便起身离去。

    静静地待在木桶里,倪傲蓝垂眸,水面下一朵朵欢爱春痕盪漾,脑海中一遍遍激情转过。

    潾哥哥,如果你知道倪傲蓝就是晓岚,你会如何?作家的话:这是什麽时间>___<”””今天竟然大姨妈来了!!!!凑什麽热闹啊!!!!哭奔……

    32. 登门

    宣政殿。早朝。

    昨夜文武百官纵欢一夜,现下每个人脸上都难掩疲惫之色,只有大景国天子依旧面不改色,冷冷然豔丽妖娆。

    倪傲蓝悄悄抬眸,实在很想将那位将自己折腾到似散骨的某人给跩下位子。为啥他依然能够神奕奕,而她却脑袋泛昏到快站不住脚!

    还好今日大夥话不多,都想赶快结束早朝,好能够退朝省些神面对皇上。

    当她正庆幸能够跟百卿一同退下时,南潾却叫住她,〝倪爱卿。″

    天呀,倪傲蓝在心底哀嚎一声,想直接无视於皇帝的存在。咬咬唇,她转过身,恭敬地喊〝皇上,微臣在。″

    〝爱卿今日脸色似乎不佳,怎了?″南潾自龙椅上悠然步下,来到少年的面前,桃花眼不停地盯著面色蜡黄,却眉间透著倦色的脸。

    哼,被你从头到尾,前前後後,仔仔细细啃过一遍再二遍,又三遍,脸色怎可能像你一般。她正要开口,後头的倪政钧止下脚步,手掌搭上她的肩,笑道〝皇上,昨夜傲蓝不胜酒力,醉了又吐,一夜睡得不安稳。″

    〝这样啊,那爱卿快回运昌轩歇憩。″南潾若有所思地望著少年。

    倪傲蓝一听,淡然的神情都快挂不住。

    回运昌轩?!那她铁定整天都没得补眠,经过昨夜的见证後,她不敢再小看力过盛的帝王,手脚都软绵绵的,别说要帮他解决欲火了。

    自然是知道义女的心思,倪政钧马上接话〝皇上,微臣斗胆跟您请求,拙荆念著她,这段时间她忙著朝务,多半留宿皇,有阵子没好好聚聚,想她想得紧,恳请皇上是否让傲蓝回倪俯歇息一天?″

    南潾想想也是,自倪傲蓝入朝以来,哪天不是为朝廷尽心尽力,这放风一天,倒不是什麽艰难的事,便点点头允了。

    目送著倪氏父子离开宣政殿,他兀自陷入沉思。

    少年的眉眼跟梦中的晓岚极为神似……

    〝皇上,是否回养心殿换衣,再去御书房?″金福靠过来,问著。

    〝嗯。″南潾举步向外走去,又问〝金福,昨夜有谁入养心殿麽?″

    清晨醒来,他躺在龙床上呆愣半刻,龙床上飘散著淡淡的靡甜味,以为晓岚正在殿内,他快速起身找过养心殿一圈,却什麽都没瞧见,彷佛昨夜是梦境一场。

    中迷药之前,他有记忆,可被迷药控制之後呢?

    如果是一场疯狂的春梦,那龙床上的味儿是什麽?

    〝回皇上,昨夜奴才与倪大人将您扶进养心殿歇下後,就一同退出,期间没人再进去过。″金福想了想,确定地应答。合该是有人闯进去,出来也会有个人影。

    南潾皱著眉头想,难道是因为自己过度於渴望抱晓岚,出现严重幻觉,连把自己的膛给抓伤都不自知?

    不过萧柔郁下的药剂不是普通的重,真是该死。

    >>>>>>>>>>>>>>>

    那日回倪府後,倪傲蓝竟发起高烧,染上风邪,床上一躺便是三天过去。

    年轻的皇帝没有右丞相,在朝政上,依然能够将政务处理得井然有序,但在情欲上,简直将他逼得抓狂。

    见不到倪傲蓝,南潾觉得生命少了色彩。

    於是,他再也忍受不住,第四天便微服出巡,只带著金福前去倪府,即使只有看著少年,不做什麽,他也心满意足。

    凑巧,南潾登门的时间,倪政钧外出去办事,孟茹鸢去庙堂拜佛上香,只剩个小厮来应门。

    那小厮一听是少爷的朋友,便快快迎入二人。

    〝傲蓝在哪?″南潾浅笑著问,这一笑风情万种,直迷晕了小厮,期期艾艾地回〝唔啊……人在房里……小的带您……过去……″

    〝无妨,我自个去,告诉我怎麽走便好。″帝王与生俱来的架式气场逼得小厮晕头转向,直接报上了卧房位置。

    南潾留下金福与小厮閒扯,等不及加快脚步奔向倪傲蓝的住房。他敲了二声房门,没人应答,便想许是还在睡著,於是自己推门而入。

    轻声缓步走至床边,却空无少年身影,而不远处的屏风後头却传来水声,南潾扬著笑意往那头走去。

    他想,都是男儿身,哪处不是长得一样麽?洗个澡还要如此别别扭扭的,真是害臊的少年。

    〝爱卿,朕……″他越过屏风,愉悦地喊著,却惊讶地望著从浴桶踏出的小美人。

    倪傲蓝极其错愕地抬眸看向他,双手捂住差点发出尖叫的小嘴,只顾著慌张地将身子往後退去,却忘了後头搁著木桶。

    〝你!″南潾眼尖地发现,迅速地伸手把人儿给拥进怀里後,才放下心,他可会心疼她磕得伤。

    心,快速地跳动著,血奔腾,脑袋轰然炸开。

    现下怎办?

    只能以不变应万变。

    垂首,倪傲蓝不敢看南潾的面容,静静地等著他开口问话。

    那晚的欢爱画面再度重现於南潾的脑海,念念不忘的皆是她娇媚画上浓郁春意的小脸,那秀眉,那杏眼,那小嘴,他闭著眼都能绘於宣纸上。

    以为自己吓著少女,又加上她许是害羞不愿抬头看他,南潾便轻缓地说〝是晓岚麽?我是潾哥哥,还记得我麽?″作家的话:嘤嘤嘤……这会皇上不是见著了小羊低真面目鸟XDDDD不过……皇上还是不认得是傲蓝????!!!!惊惊惊……偷偷为皇上辩驳一下~化妆前後总是有差别低~那啥神奇低化妆术可以做见证(打飞)不过光是个肤色,真低就会产生天壤之别~况且,皇上还真没想过小羊会女扮男装……感谢 zoeou2005 送的圣诞树~喔喔……炖好吃就好……喂饱乃啦XDDD感谢 hibiscus 送的给我文章其馀免谈+圣诞树~银家很加油低~更啦更啦……感谢 羽竹 送的魔法巧克力+2个星星糖果罐~进入相认模式鸟……不过小羊估计是打死不承认XP感谢 jk_unknown 送的魔法巧克力+圣诞树~MUAMUA~感谢 绚岚飞夕 送的小灵的爆炸糖~亲口~感谢 ahsiek 送的幸运围巾~听到乃低鼓舞声罗……GOGOGO~感谢 焚遥 送的5颗圣诞树~谢谢乃低支持&喜翻~扑倒XD感谢 的的 送的圣诞树~听到喜番二个字~银家就嗨森鸟~感谢 茵梦 送的幸福烟火~扑倒+猛蹭……谢谢乃来看银家~还送礼~麽麽麽……感谢 275276956 送的超甜巧克力~亲口~感谢 蓝雨晞 送的圣诞树~爱乃~感谢 平行宇宙 送的小灵赞+圣诞树+小灵的爆炸糖~抱紧~感谢 星翼 送的圣诞树……蹭蹭蹭……感谢 月珞樱 送的星星糖果罐~小羊:唔~糖真好吃~我会分给皇上一起吃低~抱一个~^0^

    33. 胞妹

    这……

    倪傲蓝盯著他绯红绸衣上的绣花,咬咬唇,不知该承认还是该否定。

    突然想到他的宝贝是个哑子,南潾开口道〝吓著你了是麽?我都差点忘了你不能开口说话。″

    呃……看来皇上还没认出她就是天天帮他处理朝务兼解欲的右丞相。

    稍稍松口气,倪傲蓝小心地抬眸,眨著无辜的大眼望著南秀丽的面容,浅浅勾唇。

    〝晓岚,一别六年,我找你好久好久,却没想到你竟然是在帝都。″南潾激动地拥紧她,忍不住想,那夜真的是场梦。

    真实的晓岚是个哑子,可梦境中的晓岚会说话,那嗓音还是他熟悉的,是倪傲蓝的,低低哑哑,带著一股慵懒媚意。

    唉,看来他真的被迷药搞得一踏糊涂。

    难道他潜意识是希望倪傲蓝是女儿身,可又纠结於他是男儿身,所以把晓岚的身影套在他身上?

    从分别的那刻起,南潾就不断派人寻找她,却始终没有个下落,唯一有的线索就只有埋在大雪中的水蓝芙蓉衣裳。

    但他不相信晓岚葬身於雪地里,可没找到活人又让他觉得失望透顶,而今日,竟然如此意外地在倪府碰上她。

    倪傲蓝尴尬地扯著笑容,正在想要怎麽跟南潾解释自己身在倪府,毕竟倪政钧从头到尾都没有跟外界提过有个女儿,只有个义子。

    〝对了,你怎麽会在倪府?我从没听过倪尚书有个女儿。″南潾抬指抚碰著人儿软嫩的脸颊,轻轻柔柔的,就像是对待珍宝一般。

    很好,老天爷完全不给她准备,问题就直接杀上来。

    稍稍挣扎著,倪傲蓝低下小脸,双手遮著自己的酥,颊畔飞红。南潾顺著她的目光往下瞧,才想到她现下寸著不缕,虽然脑袋不断出现春梦中她的娇态,心中也正心猿意马,但才刚重逢,他不想因自己的猛浪行为而吓得她落荒而逃。

    便贴心地拾来一旁的软巾,盖上人儿诱人的身躯,说〝你先穿衣,我在外头等你。″

    >>>>>>>>>>>>>>

    园庭中景致缤纷鲜明,屋内少男少女相坐於案前,她手执毛笔,在白纸上写下字字句句。

    〝所以……你是傲蓝的双生妹妹?!″南潾清冽的嗓音中带著惊讶与了然,难怪每回他看倪傲蓝时,都觉得他跟晓岚的五官样貌皆神似。

    〝但我从没听傲蓝提过,而且也没听说过倪尚书有个女儿。″他提问,望著少女吹弹可破的肌肤,便想到倪傲蓝那总是蜡黄的肤色,忍不住想,如果他也有这般白腻,肯定是个如玉似珍珠的美少年。

    ──妾身身子不好,那年便被爹送去远方静养,最近养得好些,便回来,爹爹是不爱嚼舌的人,皇上知道的。

    南潾一见到少女又是写妾身,又是写皇上的,不悦地纠正〝不准叫我皇上,叫潾哥哥,你也不准自称妾身。″

    倪傲蓝吐吐舌头,写下。

    ──可是潾哥哥是当今圣上啊。

    〝我喜欢听你叫潾哥哥,就你能叫。″南潾霸道地要求,神情带著不容质询。

    对於晓岚所说的,他想,倪政钧向来简洁严肃,不会到处去宣扬自个家务事,家中有对双胞儿女,恐怕也是不好讲出来。

    对著她清澈的眼眸,南潾抬手上她的秀发,一下一下抚著,最後执在手中,挽至鼻尖嗅闻著。

    奇怪,这香味他记得也从倪傲蓝身上闻过,一模一样。

    想到少年,南潾关心地问起〝对了,傲蓝呢?我想来探望他身子好些了没,我少了他,就像手了左右手一样。″

    倪傲蓝心底嘀咕著,是少了让龙爽快的来源吧!按耐不住才跑来倪府,害她差点曝光,还吹了个大谎言,这下可真糟糕。

    要是……要是被抓包,该怎麽办?她开始觉得提心吊胆,总觉得这事瞒不了多久。

    ──哥哥去药铺抓药,还要晚点时间才会回来。

    〝咦?但小厮怎麽跟我说他在府礼?″

    ──他可能没碰见哥哥出门。

    这时,倪傲蓝真希望皇上下一句话是,时候不早了,需回处理朝事。

    正当二人还在谈话,敲门声响起,房门顺势被推开。

    〝参见皇上,吾皇万岁万万岁,皇上来访,微臣未第一时间迎接,请皇上见谅。″倪政钧表面淡定地说著,内心可是警铃大作。

    怎麽知如此碰巧,硬是给皇上碰著了倪傲蓝的真面目。

    南潾唇角轻勾,〝无妨,朕只是想来探视倪爱卿,却没想遇上其胞妹,让朕为之惊喜。″,黑眸带著柔情看向倪傲蓝。

    耳染红,倪傲蓝装作没接收到南潾的眼神,就算义父母已经知晓她跟皇上之间的事,但他这麽直接表露,还是让她羞红。

    对著义父眨眨眼,她打了个暗号给对方。

    〝微臣不知皇上竟与小女相识,令微臣……万分意外。″倪政钧话中暗指,可这只有倪傲蓝听得出来。

    真是个大大的意外……

    南潾与倪政钧侃侃而谈,倪傲蓝则乐得空閒,能够让纤手休息,平时她批公文已经够多了,现在又多了这项「业务」,有些欲哭无泪。

    接著孟茹鸢端来糕点,四人边嚐著边说,最後南潾等不到倪傲蓝回府,便先离回。

    >>>>>>>>>>>>>>

    倪府大厅。

    〝傲蓝,接下来你打算怎麽做?″倪政钧沉静地看著义女,〝不管你打算怎麽做,爹都支持你。″

    倪傲蓝自恼地说〝都是我的错,连累爹娘。″

    〝傻孩子,也许……事情并没有你想得这般严重。″孟茹鸢慈爱地搂著女儿,她看得出来皇上是真的动心。

    〝孩儿也希望如此。″倪傲蓝轻点著头,片刻後才又启口〝接下来只能尽量瞒著皇上了。″

    希望……希望,真相揭晓的那天,潾哥哥会原谅她……作家的话:嘤嘤嘤……先这样拉……由於今天笔电不乖=……=礼物单下篇再感谢~

    34. 诡异

    夏草灼灼盛开,蝶儿互相嬉戏於花丛间,景色奔放鲜活著,间或徐风攀越过窗棂拂过儿人颊畔,绝美。

    年轻天子正在倪府香房里缠著小美人不放。

    一个礼拜过去,南潾天天都来访倪府,头二天,由於来访时间不定,让正在运昌轩批公文的倪傲蓝临时接到家书说有急事,还没踏进自家大门,就被孟茹鸢带著走後门进入,然後换装洗脸,去见皇上。

    第二天,倪傲蓝跟南潾好求撒娇,才让他答应只在一日下午申时来看她,否则再多几次他这麽不按理出牌,她的头发都要白苍苍了。

    〝秀色掩今古,荷花羞玉颜。″南潾凝望著人儿轻红的小脸,忍不住柔情低喃著。

    倪傲蓝垂眸,秀娟柔细的字迹留於宣纸上。

    ──潾哥哥,都是这麽对女子说吗?

    哼,在倪傲蓝面前就缠著要解欲,在晓蓝面前就装做风度翩翩美公子,你啊你啊你,趁机逗逗你。

    〝不是,是只对你一个人说。″南潾托著白腻脸庞,桃花眼含著喜欢之情,眼角微扬,明媚绝世。

    ──为什麽只对我说?世上美人可是千百个呢。

    〝因为我喜欢晓岚,你呢?你喜欢我吗?″南潾勾唇一笑,风情万种尽显惑情,为的就是要迷倒眼前的佳人。

    倪傲蓝差点就被他给迷晕了头,还好跟皇上处久了,对他的妖孽面容有点抵抗力。

    ──喜欢。

    南潾一瞧,高兴得黑眸闪著光彩,可下一刻又不太高兴地眯了眼。因为人儿还没写完,继续写著。

    ──喜欢哥哥,喜欢爹娘,都一样喜欢。

    一样?!

    他这个堂堂大景国俊美无双,人人仰慕的天子,竟然跟别人摆在同个位置上,挺不是滋味的。

    晓岚怎麽跟倪傲蓝同,都是这般不怎麽在意他,果然,双生子个想法什麽的都很像,这令他……纠结!

    对,纠结……不仅纠结於他们二个的想法,他们二个的格也相似,让他对於他们二个间的取舍好为难。

    在前阵子他好不容易才接受自己是有断袖之癖,也决定要占有倪傲蓝,可没想到意外找到晓岚,她是他魂牵梦萦的宝贝,他自然是不会放手。

    可是,溺水三千只取一瓢饮。

    他的爱只想给一个人,他不愿像父皇,三六院,宠过一个又一个嫔妃,引起争风吃醋,母妃的死,他绝对不会重蹈覆辙。

    一个倪傲蓝,一个倪晓岚,他不认为自己能左拥右抱,想要去分割谁是自己最爱那位,可他纠结的发现无法切离!

    倪傲蓝,才华洋溢,每个思想都与他不谋而合,时时刻刻为他为朝廷著想,是爱才也是恋才。

    倪晓岚,纯真洁白,是他生命中遇见最美好的如芙蓉不染般的仙子,是溺爱,是义无反顾的喜爱。

    睁著小犬般的圆汪汪双眼,笑著望向南潾,只见他唇角轻抽一下,接著似乎陷入深深的沉思,倪傲蓝忍不住心尖软下。

    ──骗你的。喜欢潾哥哥多一点点儿。

    见小美人如此戏弄自己,南潾佯怒,起身,将她抱坐在大腿上,沉声道〝真不乖,你说该怎麽惩罚你呢?打屁股如何?″

    一个姑娘家趴在男子的腿上被掌臀,那怎麽能看!

    立即,她手脚俐落地跳下南潾的双腿,直往门口跑去,却没想因此挥落好几张雪白宣纸飘落地面,只馀最後一张留於桌面上。

    上头苍劲刚利的笔迹,斗大标题为帝都军力分配,这张纸他再熟悉不过,因为是出自他手,是前几天才交给倪傲蓝的。

    照理来说这种男儿的东西,是不会出现在女儿家的闺房,况且又是机密文件,倪傲蓝怎会给倪晓岚?

    就算是无意间掉落,也不可能特地放置於最後一张,且纸张几乎平整无摺痕,可见不是第一天放置在此。

    极为诡异!

    南潾不著痕迹地将几张宣纸拾起,堆回案上,再优雅地走至房门口,神色慵懒,半倚在门边上,轻笑著看向逃至园子里的人儿,〝晓岚,逃跑有用麽?想回房你还得越过我呢。″

    摇摇头,倪傲蓝仍保持站在原处。

    〝过来,给我抱抱。″黑眸深处带著一丝情欲,他朝小美人勾勾手指头。

    这麽多天以来,南潾一直当个正人君子,从没对倪晓岚做出越矩的行为,而刚才软香玉娇的身子搁在怀中,心底窜出渴望,想跟她更亲近。

    不想再忍耐,他乾脆直接地说出来。

    倪傲蓝小脸暴红,睁著害燥又无辜的眼眸,心里却想著,皇上你可以再不要脸一点,哪有人这麽对个未出阁的闺女说!

    见人儿一副不知所措的模样,南潾也不强迫也不出击,悠然地说〝宝贝不是喜欢我?喜欢的话,就过来。″

    啊……这男人竟然出这道题,分明是逼她就范嘛!小人!

    默默诽腹著,倪傲蓝莲步慢移,还在距离他五步远的地方就被他给拉进怀中,强而有力的手臂紧固住她,接著男的气息扑天盖地袭来,小嘴被他给吻上。

    唇舌湿热地舔啃过人儿的唇瓣,深入她的芳口,缠吮著她的软舌,这美好的味道跟春梦中是一模一样的,令南潾忍不住持续吻著。

    身体一旦习惯接受另个熟悉的身体时,便会自然地做出反应。

    倪傲蓝下意识环上他的颈项,小舌勾吮著他的舌头,挑逗著他的神经,轻啃著二片绯色唇瓣,她喜欢这麽亲他。

    对於小美人的热情反应,南潾倍感诧异,照理来说倪晓岚单纯如纸,怎麽可能会做出如此纯熟的吻技,而且她吻他的方法跟倪傲蓝吻他的是相同。

    双生子有可能连亲密的举动都一模一样吗?

    南潾直觉是,不可能。双生子虽然有许多点是相同的,比如外表,习惯,生活方式,但不可能完全百分之百一样!

    今日再次对於这对双生子出现诡谲的感受,他认为有什麽是他所不知的藏在背後。作家的话:皇上起疑心鸟……小羊被制裁的时间不远了(喂喂喂)皇上腹黑+心机重XD还将东西整整齐齐归位,然後装做没事~小羊不知道自己已经有漏洞鸟XP感谢 月满 送的心想事成野餐篮+圣诞树+麋鹿~乃也马年快快乐乐喔~银家会多多休息低~银家当然乖~有乖才有糖吃XDDD感谢 karmkarm 送的幸福烟火~蹭蹭~新年快乐~感谢 星辰之光 送的5颗圣诞树+2个金币+1个元宝……小星星……乃也新年大快乐~爱乃~感谢 alice0067 送的金币~MUAMUA~感谢 蓝雨晞 送的圣诞树~抱紧~新年快乐~马年好运到^0^感谢 asia924 送的圣诞树~感谢支持~感谢 平行宇宙 送的一枚好梗+2颗圣诞树+元宝+金币+小金马+小灵签到~蹭蹭……飞扑~感谢 zz2872 送的小金马~MUA~感谢 275276956 送的小金马~开心~感谢 羽竹 送的超甜巧克力~喜翻~感谢 ahsiek 送的小金马~银家会多加油低~乃也要继续支持银家喔XD感谢 星翼 送的圣诞树~小羊说乃真坏心~竟然等著看她低下场!!感谢 cfm1484 送的元宝~亲口~感谢 teodora0708 送的2颗圣诞树~抱紧~感谢 lucy44x 送的2个小灵打卡~听到乃喜翻~银家好嗨森~银家会填完坑低~放心~乃也新年快乐~感谢 anie0000 送的发财元宝~哇~第一次给银家,银家也羞鸟>//0//< 潾哥哥也纠结够久了~他说乃就放过他~让他发现小羊的真面目巴XDD感谢 羽竹 送的魔法仗+星星糖果罐~是呀~小羊现在常忍不住OS XD 潾哥哥表示,他不可爱!!他是俊美(打飞)感谢 tina85056 送的魔法巧克力~MUA~感谢 月珞樱 送的魔法仗~哇~乃是说银家吗? 银家美有美若天仙啦~不过乃多讲一些给银家听也好(喂)

    35. 线索

    翌日。

    南潾依然於申时出现在倪府,由孟茹鸢领著进入香房。

    〝晓岚不在啊?″他入坐,抬手执起瓷杯,品著清凉的桂花茶。

    〝今日她去寺庙上香,可能香客多,耽误点时辰,等会就回来了。″孟茹鸢含笑著回答,可心中也浮起担心的情绪,照理来说,女儿这时应该已经回府接待帝王,怎麽仍没个影?

    温雅地含首,〝这样,这儿有金福在,就不劳倪夫人陪著。″,南潾捻起一块芙蓉糕,味道雅致芬芳,跟倪氏双生子身上的味儿相似。

    待孟茹鸢退下,他优缓起身,走至案边,白皙长指轻轻一掀纸叠,果然那张帝都军力分配仍压在最下方。

    他放开手,慢步於卧房中,将房内所有物品都仔仔细细地览过一遍。几日来虽与人儿在房内,可他还没机会完全看过。

    走至梳妆台前,南潾以为会见著一盒盒胭脂,却没有,只摆著一瓶黑罐子,且那罐身材质特别,并非瓷器,也非铁器,却也是某种矿物塑成。

    伸手拿起黑罐,打开,黑眸低垂,瞧著里头蜡黄色膏状物,这色泽……好像在哪见过般,好似……好似……倪傲蓝的肤色……

    〝金福。″

    〝奴才在。″

    〝你将这罐子的大小,样式,材质,及里头的膏给朕好好记下,然後去寻,寻这东西是打哪来的。″

    南潾疑问著,女儿家的闺房一盒胭脂皆无,却只有一罐黄膏,那看起来也不似擦上去会变得多美的物品,反倒是丑了可能极大。

    牢牢地瞧过黑罐,又嗅了嗅味道後,金福原封不动地将物品给摆回去。

    要当天子身边的太监不是件容易的差事,除了头脑明外,眼色要锐利过人,嗅觉也是敏锐至极,如此才能够照顾天子的起居。

    〝奴才等会便去寻,会尽快给皇上回覆。″金福思考下,大约已经有个底从哪头寻起,想来应不会花太多时间。

    半刻後,倪傲蓝才从外头慌忙地奔入香阁,要不是太府寺尚书缠著她问了好些问题,她是不会误时的。

    再把孟茹鸢给的说词给拿出来说一遍,对南潾撒撒娇,本是怕他等得不快,却没想到他竟没说什麽,还说去寺庙上香祈福是应当的。

    有那麽一点莫名的诡谲飘盪在口,但随著与他谈话後,也被抛到脑後去了。

    >>>>>>>>>>>>>>>>>>

    日光烈烈微斜入御书房,艳色美人轻托玉颊,墨黑琉璃眼波流转,唇边扬起淡笑,半束长发系著金缕锦缎,雪白软裳层层叠落亮灿瓷砖一地,云海波纹似幻翻於裳边。

    金福踏入房内,恭敬地摆上刚沏好的蔘茶,扫了眼主子手中的山海经,看似读到兴趣之处,本要吐话的嘴便阖上。

    〝说吧。″

    完全不需看金福一眼,南潾便知他有话要提。

    〝皇上,昨日您交代的事,奴才已经调查过了,那物品叫蜡黄膏,俗称掩色膏,帝都只一家胭脂铺贩卖,这家店专卖特别胭脂给戏旦,因演戏需要,常需画出不同角色特质,这蜡黄膏是给丑旦用的。″金福说完,便将一瓶黑罐给摆上桌面。

    伸手拾来,南潾瞧著。给戏旦用的?可没听过倪晓岚说她喜好戏曲,演戏旦过,这麽专门的物品怎会出现在她的闺房中?

    〝有问贩儿倪府谁去买过?″

    〝有,贩儿说因蜡黄膏易乾枯发硬,每月初倪府小厮固定会来买一瓶,可这个月买了二瓶,他还因此特意问了小厮怎用量变大,小厮只说,倪少爷交代要用的。″

    〝金福,找个未上胭脂的女过来。″南潾黑眸微眯,有个疯狂的想法在脑中形成。

    片刻後,金福带来女。

    放下手中的山海经,南潾盯著二人,道〝金福,给她上半边脸的蜡黄膏,给朕瞧瞧。″

    金福立即手脚麻利地在女那水嫩的肌肤上涂涂抹抹,只见原本白皙的肤色变得暗淡蜡黄,且乾燥无光泽可言,与另一半脸是天壤之别。完工後,让他惊讶地看著主子道〝这……这……不就像……″,後头的句子被主子以眼神止住。

    〝好了,你下去。″南潾挥挥手,几乎判定倪傲蓝就是倪晓岚。

    倪傲蓝从不让他退下衣裳,只要他硬扯衣口,他就慌得哭了,然後他狠不下心,也就算了。

    将御书房门给关紧後,金福快速步回到主子身边继续说〝皇上,这不是倪丞相那模样吗?″

    〝嗯。″南潾的粉色指尖轻敲在桌面上,〝那玩意儿怎麽卸去?″

    〝贩儿说只要碰上温热水即可轻易卸下,还原肤色。″金福不停地瞧著黑罐,啧啧称奇。

    貌美帝王的唇角微微上扬,轻喃二个字〝很好″

    呃……金福背脊上窜起一阵凉意,感觉已经很久没被寒冷给袭击到,近来主子心情如春暖花开,这会……嗯……看来某丞相似要遭殃了。

    >>>>>>>>>>>>>>

    运昌轩。

    哈啾!

    倪傲蓝连忙捂住小嘴,一股毛毛的感觉自心底浮上来,好似……有人在打什麽主意?!

    最近她忙得团团转,朝廷公务加上服务皇上已经让她够忙碌,现在还了一人分饰两角的业务,玩起间谍游戏,简直快累死她了。

    此时,小睿子前来禀报,〝丞相,金福公公刚来传话,说是皇上今日不去倪府,半个时辰後要带您去甘露池放松。″

    甘露池?!

    那是位在皇养心殿左侧的冰火池,一边温热水,一边冰寒水。

    为什麽要带她去甘露池?作家的话:嘤嘤嘤……皇上发现鸟……现在只需设陷阱等小羊落网,逮捕归案(喂喂喂)这只能说……易容女扮男装啥低坏事(?)做不得低(打飞)感谢 jk_unknown 送的金币+圣诞树+小金马~MUAMUA~感谢 洛丽塔 送的魔法仗+小灵的爆炸糖+小灵的暖暖包~乃终於现鸟!!扑倒+压榨!!谢谢支持芙蓉啦~银家会好好更低~感谢 月珞樱 送的圣诞树~亲口~感谢 樱羽弦 送的发财元宝~蹭蹭~抱紧……感谢 蓝洛绮 送的金币~银家可是乖宝宝~维持日更呢~感谢 karmkarm 送的熬夜良药~看来乃比较喜翻现言??新坑给乃包养喔XDD感谢 星翼 送的小灵的爆炸糖~因为有些空档,就更了……但似乎不妙=……=感谢 嫩嫩豆腐 送的小金马+金币+2颗圣诞树~亲口亲口……啾~感谢 平行宇宙 送的元宝……蹭扑~感谢 tina85056 送的金币~抱紧……